元上都历史文化研究会官网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谢谢诸位先生/女士长期以来对上都文化研究的殷切关注和大力支持!"元上都文化"网((元上都历史文化研究会官网)历经十余载三次改版,不知我们的努力是否达到了应有的效果?愿在文化研究和人类文明探讨的道路上永远有你们同行!元上都历史文化研究会2003年成立起,2004创办"元上都文化网"以来,坚守专心元代历史文化研究初衷,锲而不舍,孜孜以求,竭心尽力,探寻上都文化-游牧文明和锡林郭勒文化,希冀于弘扬中华文化史元代文明的篇章。以地域文化和地方学研究成果助推于人类文明的追索,为中华复兴的精神构建奉献绵薄之力。联系我们或评论网站文章 ,留言, 请发至邮箱 : [email protected] com

         栏目导航 网站首页>>上都河文学>>散文
  共有 5937 位读者读过此文   字体颜色:   【字体:放大 正常 缩小】    
【双击鼠标左键自动滚屏】【图片上滚动鼠标滚轮变焦图片】    
 

遗忘,从那个夜晚开始牛明

  发表日期:2006年12月31日          【编辑录入:admin

 

第二次走向元上都的废墟。
  秋风料峭,原野寂寥。午后并不强烈的日光温和而舒缓地铺展下来。学生很热情,特意找来一辆中巴,边走边说:专门看了好几天的元上都资料,要给老师好好介绍一下。在学生竭尽所能的讲解下,再加之我已有的了解,这次多少知道了些较为具体的情形:大安阁。位于内城北侧。文人周伯琦有诗云:"大安御阁势亭,华阙中天壮上京。虹绕金堤清浪细,龙蹯粉堞翠冈平。"足见其辉煌壮丽。水晶殿。似乎是大安阁的别殿,其位置应该就是在大安阁附近。杨允孚在《滦京杂咏》中称赞曰:"大安阁下晚风收,海月团滦照上头。谁道人间三伏节,水晶宫里十分秋。"华严寺。外城东北角有一处南北长方形的建筑遗迹,据考证是华严寺的遗迹。袁桷写有《华严寺》一诗赞曰:"宝构莹煌接帝青,行营列峙火晶荧,运斤巧斗攒千柱,相杵歌长筑万钉,云拥殿心团宝盖,风翻檐角响金铃……。"此外,还知道这片废墟原还有这样一些建筑:洪禧殿、睿思殿、穆清殿、清宁殿、龙光殿、慈仁殿、慈德殿等;另外还有统天阁、万安阁、宣文阁、延春阁等;著名的城门有:御天门、明德门、昭德门、复仁门、金马门……不能不提到刘秉忠了。
  他,河北邢台人。1256人,忽必烈命他"于岭北滦河之阳,筑城堡,营宫室"。于是,刘秉忠北依龙岗,南临滦河,放眼金莲川草原,历时三年,1259年建成了开平城;1263年,又扩建为上都。刘秉忠,这位汉族的士人,想必通晓经史,也了然官场。作为一个异族的官员,置身于蒙古权贵的睥睨环视中,要将汉地建筑这种异质的文化元素滋生在这片青青的草原,让习惯熟稔穹庐毡帐的马上王公们领受享用,我想,他必定是颇费了番心机,苦心地做了筹划。后来,我们知道,刘秉忠似乎有些多虑了:上都城成了蒙古皇室贵族们的乐苑。每当金莲花迎风绽放的时候,马蹄声响,旌旗招展,那在大都青砖瓦间拘禁久了的身心就已经趄着金链川的这方都城逶迤而来了。但我们还是要佩服赞叹刘秉忠的聪慧和城府,他象是完全揣摩清了当权者的心态,也顾及到了山川地貌的特性,在一片城墙围护的都城的西门之外,特意又搭建了一座竹宫。竹宫深广可容数千人,全用竹茎结成;也可以拆成散片,运到其他地方。大汗及权贵们常到这座保留着蒙古特色的帐殿行乐宴饮。等到这一切都做好以后,刘秉忠并没有居功邀赏,而是在上都附近选了一座山,据说那山叫南屏山;在山上建了一座庙,以此作为自己的归宿,也从此默默地注视着远处那方自己的杰作。在他内心深处,一定是把它当作了自己的一个离家创业的孩子:只有关切,只有牵念,而孩子的事,他是再也无力照应了。
  而上都已成了宠儿,吸引着四方的眼光,牵动八方的神经。
  在上都,多少奏章星夜驰达,多少驿马绝尘而去;在这里,又上演过多少回的权谋倾轧,多少次的同室操戈。百年帝国都城,风云际会、文化交融,东西迎面、文明互补,俯瞰四海,掌控天下。
  然而,这一切,竟在一个夜晚都结束了,连同记忆也一起被冰冻。
1358年,1363年,元末农民起义队伍--红巾军,两度攻破上都城,并放火焚毁。那是怎样的一个灰飞烟灭的夜晚啊?也许,就是为了出一口恶气吧。
  五千仞岳,三万里河,千年的诗书礼仪,子曰诗云,竟被长呼短啸的异族蛮夷的阵阵伯骑横扫六合,荡平江淮,威控百年?无论如何,这心头恨事,定要寻机一泄的。终于,现在,一派冲天火光仿佛瞬时稀释了些心中的恼怒。
也许只是出于嫉妒。
  红巾军从南国一路北上,跨过江淮,跃马黄河,蓦然间撞见这么一座都城,他们断然难以相信在这漠北塞外,竟还有一处和中原和江南一样的亭台楼阁,城垣殿宇,桥梁轩榭,馆院廊庑!内心深处情感的天平怎能把持得熨贴?于是,带着惊骇和酸涩,点燃了一把火。
也许根本就是因为一咱慌恐的逃避。越过长城,逐至漠北,本已是超常之举;现在终于驻足于敌酋的中枢:向北眺望,黄沙阵阵;回望来路,大都舞殿的暖风,江南丝竹的温润也许正在心头引逗--燕然勒石的雄心,马踏匈奴的豪情早已悄然隐遁,而就在心生退意的时候,又觉得总不能没有丝毫的作为吧,于是,纵火一烧,打马返乡。
总之,那烛天的火光,撕云裂天,映红了晚霞;那晚霞也连着阿房宫的焦土,连着大明宫的废墟,连着一车从敦煌运走文物的牛车。
  烈焰腾空,上都城瞬间便不复存在,只留下了空洞的地名和大段大段的空白。从此,只有无声冷月、空悠白云;从此,只有那一方青草将一切掩埋;从此,世人只有极尽想象去与时光对晤去将历史摹拟,再用虚虚实实真真假假慰安一下贫瘠的心胸;而即便是想象,也如缘木求鱼,已找不到可供附会的根据。
  遗忘,就从那个夜晚开始。第二年的元上都,长满了青翠的野草,那草导演茂励。离开元上都的废墟,已是傍晚时分。满天繁星与远处上都镇的万家灯火交相辉映。学生似乎也有了些倦意,倚在座椅上,眯望着远处;司机大概想调节一下大家的精神,顺手放了磁带,席慕容作词的歌声飘然而起:河水在传唱着祖先的祝福,
  保佑漂泊的孩子,找到回家的路。啊!父亲的草原。啊!母亲的河。虽然已经不能用母语来诉说,
  请接纳我的悲伤、我的欢乐…… 


上一篇:元上都龙冈怀古

 相关专题:

·专题1信息无

·专题2信息无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相关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评论无
*验 证 码: 5050
*用 户 名: 游客:
*电子邮件:  游客:
*评论内容:(100字以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