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上都历史文化研究会官网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谢谢诸位先生/女士长期以来对上都文化研究的殷切关注和大力支持!"元上都文化"网((元上都历史文化研究会官网)历经十余载三次改版,不知我们的努力是否达到了应有的效果?愿在文化研究和人类文明探讨的道路上永远有你们同行!元上都历史文化研究会2003年成立起,2004创办"元上都文化网"以来,坚守专心元代历史文化研究初衷,锲而不舍,孜孜以求,竭心尽力,探寻上都文化-游牧文明和锡林郭勒文化,希冀于弘扬中华文化史元代文明的篇章。以地域文化和地方学研究成果助推于人类文明的追索,为中华复兴的精神构建奉献绵薄之力。联系我们或评论网站文章 ,留言, 请发至邮箱 : [email protected] com

         栏目导航 网站首页>>蒙元风云>>蒙元风流
  共有 13806 位读者读过此文   字体颜色:   【字体:放大 正常 缩小】    
【双击鼠标左键自动滚屏】【图片上滚动鼠标滚轮变焦图片】    
 

银肯部落

  发表日期:2019年6月9日   出处:王雅丽        【编辑录入:admin


 

                                                    

                   一

很久很久以前,在连绵起伏的阴山山脉南麓,有一片广袤无垠的大草原,到处是珍禽异兽、奇花异草。在这片大草原的西南方,有一条清澈的河叫通格拉河。河水蜿蜒曲折地流淌在无边无际的草原上。河岸上生活着一个部落叫银肯部落,他们靠狩猎、捕鱼为生。银肯部落狩猎使用的工具除了弓、箭、刀、枪之外,也采用挖陷坑、设陷阱,用夹子捕捉野兽,用网捕捉鸟类等等手段。打猎时带有猎鹰、猎犬。猎获的野兽有黄羊、盘羊、野猪、野牛、野鹿、黑貂、虎、豹、狼、狐、獾、银鼠、野猫、松鼠、猞猁等。兽肉作为食用,兽皮制成各种皮帽、皮袍、褥垫等。银肯部落的人们只捕猎草原多余的可食动物,对那些并不多余,也不凶猛的动物则不但不予捕杀,还要予以尽可能的保护。在通格拉河的北部,靠近阴山地方居住着另一个部落叫脑干部落。这里的人们在饮食上与银肯部落有所不同。他们以采摘野果和驯养一些温驯的动物:马、牛、羊、鹿、骆驼为生。脑干部落的人有丰富的放牧经验和驯养技术。 
    尤其善于养马、养鹿和驯骆驼。两个部落的人长期生活在阴山脚下的通格拉河畔,他们相互之间互赠食物和用具,相互通婚,友好往来,过着幸福安乐的生活。银肯部落经常在森林中狩猎,大都住着帐幕和窝棚,所以被称作“林中百姓”。脑干部落住在比较平缓广阔的草原地带,逐水草而居,被叫作“有毛毡帐篷的百姓”。银肯部落的首领乌力吉汗与脑干部落首领呼和王是很好的“安答”(意为“义兄弟”、“盟友”)。他们互帮互助,以诚相待。
     乌力吉汗经常让人给脑干部落送去捕猎的食物。呼和王也差人给银肯部落送去上等的马匹、骆驼、马奶酒和野果。他们结下了二十多年深厚的友谊。

                 二

银肯部落里有一个青年巴特。他是一个英俊、善良、勤劳、勇敢的小伙子。在巴特刚六岁那年,蔓延在大草原上的瘟疫无情地夺去了他父母的生命。瘟疫也几乎使他丧生。由于好心的部落首领乌力吉汗和许多乡亲的悉心照料才使他摆脱了病魔的折磨。巴特长大后成了一个高大健壮的英雄。他力大无比,很擅长猎取各种凶猛的动物。他为人善良,经常把猎到的熊啊,野猪啊,送给那些需要帮助的人们。部落里的人们都很喜欢他。每当盛夏来临,草原上的山丹花香遍阴山的时候,银肯部落和脑干部落的游牧民便迎来了一年一度的那达慕大会。那达慕大会由这两个部落共同举办,只不过每年交换场地进行。这一次的那达慕大会是在脑干部落营地举行。届时,小伙子们通过骑马、摔跤、射箭男儿的三大技艺比赛,评选出草原上的英雄。这同时也是姑娘们挑选自己心上人的大好机会。脑干部落的首领呼和王有个独生女儿叫阿如翰,她是一位美丽、善良的公主。呼和王非常疼爱自己的女儿,视她为掌上明珠,在阿如翰小的时候就教她骑马、射箭。而最让呼和王骄傲的是他心爱的女儿有一副黄莺布谷般的嗓子,月亮般迷人的容貌。那达慕大会热闹非凡,人们穿着鲜艳的节日盛装从四面八方赶来参加那达慕大会。阿如翰躲开父亲的视线,带着姑娘们跑到竞技场看小伙子们比赛。银肯部落的小伙子和同伴们兴高采烈地参加那达慕大会。

巴特在摔跤场上虎步生风,没有一个能把他战胜,巴特的箭功,能射中百步之外的蚊蝇。最值得巴特骄傲的是他那匹矫健如飞的黑骏马。他的黑骏马体态健壮,英姿勃勃。比赛在银肯部落与脑干部落之间展开。一连几个回合都没有人比过巴特。在人群中观望的脑干公主焦急万分,同时,她早就注意到这个头扎红飘带英俊潇洒的小伙子巴特。阿如翰迫不急待地离开人群,在侍女其其格的帮助下换上了一身男装,骑上她俊俏的银鬃马冲上赛场,准备与巴特一决雌雄。阿如翰漂亮的银鬃马吸引了巴特的目光。巴特看了看盛气凌人女扮男装的阿如翰,只觉得她是一个英俊白净的后生,有股不服输的劲头。震天动地的击鼓声一响,指挥员将绿旗一挥,顷刻间,一百多匹赛马甩开四蹄,像箭一样飞驰在草原上。骑手牵动马缰,挥舞着皮鞭,拼命向前奔跑着,不一会儿消失在远方,变成了一片五彩的色点,在绿色的地平线上晃动着。这是一场赛速度、赛耐力、赛技术的争夺战,巴特和阿如翰跑在队伍的最前面。在返回的途中剩下二十多里的时候,从树林的边缘窜出一头野猪,横冲到阿如翰的银鬃马前,人们都惊呆了。危急时刻,巴特跑上前将阿如翰从银鬃马身上抱在自己的马背上,拉住了银鬃马的缰绳,让阿如翰骑着了黑骏马上,继续比赛,巴特骑上银鬃马紧随其后。最后黑骏马赢得了第一,银鬃马获得了第二。阿如翰从内心感激巴特帮她解了围。赢得了赛马冠军的阿如翰此时十分难为情,因为她知道巴特才是真正的冠军。领奖的阿如翰悄悄离开了喧闹的人群。她在临走时与巴特热情地打了声招呼:“喂,黑骏马,明天我们在通格拉河附近的罕台山下再比一次,不见不散。”巴特没有推辞,爽快地答应下来。

                 三

银肯部落与脑干部落牧民的守护神汗霍尔木斯塔天在正义与邪恶的斗争中失利,被专门制造灾难的阿塔天神腾格里困在天际阴暗的角落里,一时难以出来护卫凡间的子民。阿塔天神要给人间制造可怕的灾难,让草原上的人们遭受连年的荒灾,让人们生活在痛苦之中。八月里的草原繁华似锦,牧草长得有半人多高,羊群在草地上漫不经心地啃食着它们最可口的嫩草,平时像永远地填不满肚子的牛、马、骆驼等大牲畜,在这个季节里对那些鲜美的青草也懒得一顾,东一片西一片地卧在一起,安闲地晒着太阳。巴特没有忘记骑银鬃马的脑干公主的约定。当太阳升上树梢的时候,他骑着黑骏马带着他的猎鹰来到罕台山下的大松树等着对手的到来。阿如翰也准时来到罕台山,她换上了平日里穿的女儿装,一身清爽的蓝色,楚楚动人。阿如翰将银鬃马牵到只有她自己能看见的地方,然后隐藏在角落里等着巴特的出现。别看阿如翰是个公主,又是女儿家的,根本没有那么娇气。她是草原是最美丽最具野性魅力的姑娘。阿如翰就藏在大松树背后的枝杈上。她原本想搞个恶作剧,在树上部好套索,想试试巴特的武艺。可是巴特没有进入她设好的圈套。大山、森林、草地和高空的太阳构成一幅绚丽的画卷,一切都是那么美妙和谐。松树上的鸟儿“唿哧”一下子飞走了,有一个“嗖嗖嗖”地声音从树上传来,一只毒蛇正在慢慢靠近脑干公主。巴特在不远处耐心的等待着,他的猎鹰敏锐地眼睛觉察到蛇的动静,振翅飞上树杈用锋利的爪子将毒蛇叼走。树上的阿如翰被这一刹那的情景惊呆了,一失足从树上掉下来,晕了过去。这次可没有赛马时那么幸运,阿如翰摔得可不轻。巴特听到阿如翰的尖叫赶忙跑到树下看个究竟。只见草地上躺着一个身着湖蓝色裙子的美丽的姑娘,宛如从天而降的仙女。巴特将姑娘扶起身,轻声地唤着:“姑娘,醒醒,你怎么了,快醒醒。”随即,巴特解下身上的水袋,给姑娘喝下几口泉水。不多时,阿如翰慢慢苏醒过来,她那双湖水般清亮的眼睛警惕地打量身边的小伙子巴特,然后脱开身准备寻找他的银鬃马。还没等她站起来,脚上剧烈地疼痛直达全身。巴特见阿如翰将要跌倒的样子,乘势扶好坐下来。“姑娘,你受伤了,别着急,让我来看看,兴许能帮你治好。”阿如翰见巴特诚恳地样子,点了点头。巴特看了看阿如翰疼痛的伤势,猜到她一定是把脚扭伤了,便从树林里采来一些草药,用手拧出草汁涂在阿如翰的受伤部位。一会儿功夫,阿如翰就可以站起来走动了。就在巴特和阿如翰相视的那一瞬间,两张陌生而又熟悉的脸绽放出四个小酒窝。“啊,是你呀。”巴特惊喜地看着眼前这个貌若天仙的姑娘,喊道。阿如翰毫不掩饰地回答:“是我,我就是被你抱上黑骏马的那个后生。”巴特向脑干公主介绍了自己,还半开玩笑地说:“怎么样,我们今天还比赛骑马吗?”阿如翰不甘势弱地说:“当然要比了,那天你是故意让给我的。”巴特笑着说:“这样吧,我们今天不赛马了,你的脚伤刚好,不能活动得太厉害,我们就比唱歌吧。”其实巴特早就听说脑干部落有个美丽的公主能歌善舞,而且是骑马射箭的好手。他觉得眼前这个女子非同一般。对巴特来说,能够认识年轻美貌的公主,是他最幸福最盼望的事。

阿如翰心里一直惦记着巴特,现在她真的喜欢上了慕名已久的小伙子,银肯部落雄健威武的巴特。尤其,让她感动的是巴特那颗金子般发光的心灵。阿如翰的那双秋水伊人的眼睛让巴特说不清道不明,他觉得有一股强大的吸引力在吸引着自己。巴特炽烈的目光使阿如翰感到兴奋和激动,祝福的歌早已从心头溢出。阿如翰为巴特欢快地唱了一首动听的歌:草原上勇敢智慧的人儿,属那银肯部落善骑射的小伙子巴特。他那博大宽广的胸怀 吆赐予一切常想之事马到成功的希望。英雄就是骑着黑骏马的巴特,愿你像雄鹰展翅高飞,飞向草原幸福的天堂。阿如翰黄莺般动听的歌声陶醉了巴特,也陶醉了山林中的小鸟,有许多长着美丽羽毛的鸟儿飞到阿如翰身边和她一起唱歌。巴特触景生情,高兴地唱道: 金色 金色的云雀,在那阴山上空婉转啼鸣,骑着银鬃马儿的姑娘吆,你是那草原最美丽的花儿,你是那月亮的化身,你是人们心中最美的女神,怎不叫我动情又动心? 巴特与阿如翰在蓝天下,绿地上相爱了,如醉如歌。

          四

漫长的严冬过去了,枯黄的春天终于盼出了草芽,现在已进入了草原最美好的季节。勒勒车流动在丰饶的草原上,一顶顶洁白的毡包,像在茫茫绿海上溅起的一朵朵浪花这里依旧水草丰美,牛羊肥壮。茫茫的草原虽然辽阔无限,生机勃勃,浑然不知灾难就要降临。太阳火辣辣地炙烤着大地,草木开始枯萎,天气变得异常燥热,干旱开始蔓延。这是阿塔天神腾格里施的法术,他要让草原遭受五年的荒灾,让人们生活在痛苦之中。第一年,通格拉河的水位急剧下降,草原上的植被变得稀疏。第二年,草原上的食肉动物多了起来,银肯部落的人们狩猎的动物种类也逐渐变少,脑干部落的人们可以采食的野果也只能勉强度日。第三年,第四年,他们生存的环境逐步恶化,通格拉河干涸得剩下几滩小水坑,龟裂的大地上已很难听到动物的呼吼声,白骨日渐增多。朔风像一个兴风作浪的老魔鬼,在阴山脚下发狂。怒号之中夹杂着呻吟、尖叫和狂笑。树木在哀诉,在呼号,仿佛潜伏着随时都可能发生的危险。

银肯部落的首领乌力吉汗一面联合脑干部落的首领呼和王商议干旱的对策,一面派遣他最信任的部下巴特带着一帮年轻人去寻找水草丰美的地方,以躲过荒灾。银肯部落与脑干部落达成协议,为了共同的利益,双方要遵守承诺,不论有多么困难,不能将草原上有限的动物捕猎光,一定要保持动物界的安全。银肯部落只射猎很少的几种动物来维持部落中男女老少的生活。就这样他们过了一天又一天,从来没有违背诺言。脑干部落成群的牛羊也死得所剩无几,他们周围的海子也干涸了,生活落入极度困境之中。银肯部落时常送来些食物,但还是不能解决眼前的困难。脑干王也派人到远方寻找有泉水的地方。燥热的天气没有一滴雨,渐渐地人和动物一样,瘦弱得干草一样剩把骨头,日子一天比一天难熬了。阿塔天神在西天兴灾乐祸。银肯部落的巴特骑着黑骏马和部落里的同伴到处寻觅有水的地方,可是一无所获。

他们归来后,与部落首领商议准备去更为遥远的地方寻找水源。此时,脑干部落的人比较幸运,他们在离阴山很远的东南方一个叫宝木巴山的山谷里找到了泉水,并将整个部落的人迁移到这个先为人知的地方。这里一个闪烁着奇光异彩的山谷,山峦连绵环绕,有银色的云彩,有青色的高松,有褐色的樟树,有红色的枫林,有白色的桦树;树下、坡上、草坪里,到处长着百合、杜鹃、羊角、马莲花等各种花朵。峡谷四周岩壁青青,在一块巨大的岩石下有一个小洞,冒着汩汩地泉水。脑干部落的人欣喜若狂,在这个流淌活命泉水的宝木巴山谷中安然地住下来。为了部落里的人能长期生活在这个仙境般的山谷,脑干王下令不准任何人泄漏宝木巴泉水的秘密。并且派一部分人留在原来生活的地方,以免银肯部落的人起疑。虽然脑干公主和部落里的人过上同以前一样幸福的生活,但她心里一直挂念着心爱的巴特,想尽办法打听关于巴特的消息。当她听说银肯部落的人死的死,病的病,十分担心巴特的安危,她悄悄地带上自己的银鬃马,偷偷从宝木巴山里跑出来,往银肯部落的方向奔去……

                                                                           五

银肯部落几乎到了绝境,人们用仅有的食物和马奶酒供奉守护神木斯塔天,不住地祈祷着,希望神灵保佑他们渡过难关。人们开始挖草根、吃树皮、拣食死动物维持生命。巴特和同伴们历经千辛万苦,长途跋涉,走在荒凉的山坳中,可是仍没有多大收获。小河、草滩、马群,宁静的夜晚,美丽的星星,只能在睡梦中看到。巴特和同伴们已经奔走了好多天,人困马乏,肌肠辘辘。

夜晚,他们在篝火旁烤银鼠充饥。马儿借着月光啃着山坡的干草,山中不时传来野狼的嚎叫声。阿如翰在临行前带着她精心为巴特缝制的金鹿皮坎肩,无尽的思念和爱的力量驱使阿如翰执着地飞向巴特的身边。夜里,野兽的嚎叫声没有吓着阿如翰前进的脚步,她急切地想见到分别已久的心上人巴特,向他倾吐久别的思念。当她走在山坳里时,看见饥饿的野狼在等待着猎物的到来。阿如翰听到狼的叫声,准备好弓箭向凶恶地野狼射击,片刻地上倒下几只狼,还有十来只从远处跑来。呼嚎的乱叫声惊醒了附近休息的巴特和他的同伴们。他们举着火把很快得赶到狼出没的地方,将其余的狼消灭掉。银鬃马尖利地叫声让巴特眼前一亮,他看到了日夜思念的公主,他可爱的“小天使”阿如翰。阿如翰凝神注视着巴特,激动的眼泪如泉水般涌出眼眶,飞似的跑到巴特身边,他们紧紧地拥抱在一起。第二天,天刚蒙蒙亮,巴特和同伴们想理行装准备上路,继续朝着祭拜天神的西南方向出发。他们深信天神住的地方一定会有水源。阿如翰一晚上睡得很香,她梦见和巴特在宝木巴山一起骑马,一起打猎。马儿的叫声唤醒了熟睡的阿如翰。巴特要走了,他不能和阿如翰在一起呆太长的时间。因为他有重任在身,他要和同伴们去找水源,救出水生火热之中的乡亲们。巴特就要离开朝思暮想恋人,他走到阿如翰身边,握着她的手,看着她清亮的眼睛,怜惜得说道:“亲爱的公主,我得走了,不能陪你了,等我找到水源,救活乡亲们,我一定回来娶你!”阿如翰望着巴特消失的背影,突然间,想起了什么,“噢,天呀,我怎么忘了,宝木巴不是有泉水的地方吗,我怎么没有告诉他。”

阿如翰悔恨自己的疏忽和自私。她牵着银鬃马准备追上去,告诉巴特脑干部落宝木巴泉水的秘密,可是巴特他们已经走得很远了,没有办法可以追上他们。阿如翰收起巴特送她的珍珠项链,久久的矗立在荒原上……

                                                                           六

在巴特他们外出寻找水源的时间里,银肯部落一次又一次面临生存的危机。荒旱的草原上残留一些可食的动物,乌力吉汗派人询问呼和王,可否射杀。他们坚守着约定,艰难得渡过一天又一天。银肯部落里传说西部阿塔天神向凡间赐下风沙,要毁灭人间的一切生命。

这可怕的传说令人们胆颤心惊,惶惶不可终日。风沙侵蚀到草原上,天空变得浑黄阴暗,毡包里再也听不到人们的欢笑声,只有人们叫苦连天的悲叹声和叩拜神灵的祈祷声。巴特是银肯部落的小首领,也是部落未来的希望。他带着同伴们向西南方向走了九九八十一天,还是没有找到泉水。情急之下,巴特组织同行的年轻壮丁向着西方久久跪拜,天天祈祷汗霍尔木斯塔天显灵。“主宰万物的先主,慈善的汗霍尔木斯塔天神,我们银肯部落和脑干部落已经荒旱五年,草原上的动物、植物几乎要消亡了我们一直遵守着自然界的法则,很少狩猎。干旱的天气如果继续下去的话,我们草原上的一切生命将不复存在。祈求天神救救您的子民吧。”

巴特他们叩拜着,祷告着。奇迹出现了,西方的天空隐隐显现汗霍尔木斯塔天的身影。他象一个和善的老者,郑重地告诉巴特:“我忠诚的孩子们,你们所受的苦难我都看到了,这都是阿塔天神所为。因我与阿塔天神战斗时,被他困在阴暗的角落没法脱身,所以现在解救草原上的乡亲只能靠你们自己了。你不妨祈祷阿塔天神,让他发发慈悲。”话音刚落,汗霍尔木斯塔天不见了。巴特听了汗霍尔木斯塔天的话后,去祈求阿塔天神。阿塔天神现身于巴特他们叩拜的半空中,冷冷地笑道:“年轻人,你们别在这里浪费时间了,人家脑干部落在阴山东边很远的宝木巴山谷找到了泉水,过得舒服自在得很。你们银肯部落的人还在荒漠上受苦,真是太不公平了。你们应该发动战争,去攻打脑干部落,夺回地盘,一切问题不就解决了吗。去吧,小伙子们!”说完阿塔天神狠狠地笑着,消失在云层里。

巴特听了这些话,心里极为气愤。因为他不相信这是真的,脑干部落的人不可能自私得只顾自己活命,不管他的“安答”银肯部落人的死活,如果这是真的话,他们双方将萌生不供戴天的仇恨。巴特不希望阿塔天神说的是真的,他不敢再多想,带着同伴们调转马头,日夜兼程往回赶。

                                                                           七

银肯部落里发生了骚动,人们都听说脑干部落找到了救命的泉水,开始猜疑脑干部落的居心。经过艰难的跋涉,巴特终于见到了部落首领乌力吉汗。并向乌力吉汗汇报了祈求阿塔天神的事。乌力吉汗为了部落的安危整日整夜寝食难安苍老了许多。他沉思了许久。为了不发生骚乱,消除人们的猜疑,乌力吉汗对部落里的人说:“脑干王和我这么多年的交情,他是不会背信弃义的,不要听信阿塔天神的话,我们要靠自己的力量,哪怕我们全部覆没在荒漠里也不能失去蒙古人山岩般的骨气!”人们暂且不再提叙泉水的事情,想办法寻找可以支撑生命的动物、植物。阴山下的白骨一堆一堆的,狼的嚎叫也只能偶尔听到几声,干枯的树枝被太阳炙烤得着了火,荒原上的动物都迁徙得不知去向。呆在宝木巴山的阿如翰度日如年,她多么希望能看到巴特啊。

脑干公主再一次悄悄从宝木巴山跑出来,她见到了日夜思念的巴特,告诉他宝木巴山泉水的事,希望他能和她一起到宝木巴生活。巴特对阿如翰说:“亲爱的阿如翰,我不能跟你去宝木巴,整个部落的人在受苦受难,我要留在这里守护他们,与乡亲们生死相依。”阿如翰白晰的脸上沁出两行泪珠,“巴特,你说你要娶我的”,阿如翰伤心地落着泪。巴特拿出一块洁白的哈达,用锋利的刀刃在手腕上一划,鲜红的血滴在了洁白的哈达上,形成了两个红色的圆。阿如翰心疼地握住巴特滴血的手,从身上扯下一块白绸为巴特包扎伤口。巴特将心爱的阿如翰拥入怀中。轻声说“我心爱的公主,不论海枯石烂,山崩地裂,我永远永远爱你,你先回去吧。”阿如翰流着激动而伤心地泪水,“不,我不回去,我要留下来和你在一起。”就在他俩难舍难分的时候,银肯部落燃起熊熊的火把。

“我们要打猎,我们要捕鱼,我们要生存,向脑干部落进攻!”一阵嘈杂的呼喊,让巴特作出最后的抉择。他将阿如翰抱上马背,挥了挥马鞭,送阿如翰到宝木巴山的路口。临别,用马鞭便劲抽了一下银鬃马,让它快点儿驮着心爱的人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八

黑暗的夜,刮着鬼哭狼嚎似的风,巴特的黑骏马忠诚的守候在他身边,他在空旷的荒漠上思索着:阿塔天神给草原带来五年的荒旱,再过一年的话,草原上将人烟灭绝,成为死亡之地。如果银肯部落与脑干部落发生战争,赢了将获得就生,要是输了将退出生息的土地,变为尘土永远销声匿迹。不,不行,绝对不能发生战争,那样的话可怜的阿如翰怎么办?他抚摸着黑骏马,自语道:“黑骏马呀,黑骏马,我的好兄弟,我要去祈求阿塔天神,救活父老乡亲,你走吧,去找条生路吧。”黑骏马将头微微抬起,眼睛里流下晶莹的泪珠,它舍不得离开主人。巴特用皮鞭赶它走,黑骏马干脆卧下身,任主人抽打。巴特难过极了,抱住黑骏马的脖子失声痛哭……良久他平定了自己的情绪,骑上黑骏马直奔部落首领乌力吉汗的营帐。骚动的人群聚集在乌力吉汗营帐外,人们手中拿着利器请求乌力吉汗王发动战争,与脑干部落决以死战,追求生的希望。乌力吉汗迟疑了,他不愿看到草原上的人们血肉相残。这时,巴特站出来做出惊人之举,“各位父老乡亲,我有办法让草原恢复原来的样子,让大家过上象以前一样幸福的生活。请你们相信我,我用我的生命担保。”

在农历七月初八这一天,巴特叫人准备了十八只战鼓,在部落里挑选了十八个年轻健壮的后生,带上仅剩牛羊肉、马奶酒和祭祀用的物品,走向西面的荒漠。临行时,十几个小伙子对天发下了血誓。人们不再喧哗了,他们要看一看受他们钦佩爱戴的草原上的英雄巴特是如何解救荒旱的草原,如果失败了,他们再去发动战争。阴山脚下黄雾茫茫,漫天的飞砂袭卷着草原。风钻进毡包,发出一片奇异的声响,使人听了毛骨悚然。大风突然更加狂暴了,毡包左冲右突,发疯似地摇晃着所有的支架,摇摇欲坠。人们的心悬地就像这即将被风刮倒的毡包一样,摇摆着,恐慌着。十八个年轻英武的小伙子在荒漠的最高点摆开阵势,将十八面大鼓摆成人字形,甩开膀子敲击着。巴特穿着阿如翰送给他的鹿皮坎肩,手捧着圣洁的哈达,雄健的肌肤曝晒在阳光下,他对着西方跪拜、祈祷:“主宰天地万物的神,西方先王阿塔天神,我是草原人的儿子,我以我的生命换取草原的生机,求您发发慈悲,解除草原的苦难,让我一个人承受这一切罪过吧。”太阳象燃烧的烈火,炙烤着大地,巴特的嘴唇干裂得无法说出话来,他在心里默默地祷告天神。日子一天一天过去了,巴特和十八个小伙子不停地祈祷着。他们原先健壮的身体消瘦得如干柴一样的骨架,皮脱了一层又一层,还在那荒原上击鼓、祷告。肆虐地风沙向勇士们袭来,那声音像几千只老虎在咆哮,几万只野狼在嚎叫,又像是战场上的呐喊厮杀。风沙将他们掩埋到胸前,全身上下到处是沙子。眼睛里是沙子,耳朵里也是沙子,嘴里也是沙子,可他们还是在那里挣扎着击鼓、祈祷长生天……

银肯部落的人们因风沙大得无法走出毡包和窝棚,焦急地守在家中,对着天神的塑像祈祷着。铺天盖地的风沙没有吓倒年轻的勇士们,经过七七四十九天的艰辛祈祷,他们勇敢、虔诚的举动终于感动了西方的阿塔天神。霎时,天空阴云密布,电闪雷鸣,倾盆大雨从天而降,枯黄的树木长出了绿芽,小草从地面钻出来,一个充满生机的草原即刻获得新生。毡包里的人们奔向草原欢呼起来。“我们有救了,感谢长生天,我们有救了!”人们想起了巴特,想起了那十八个年轻的小伙子。银肯部落的人们一齐跑向西面的荒漠,只听见震天的鼓声响彻大地,那鼓声忽高忽低,忽远忽近……,人们向着沙叩拜,哀悼英勇地小伙子们。脑干公主从睡梦中惊醒,巴特送给她的哈达全部成了血红血红的颜色,湿漉漉的,阿如翰仿佛看到巴特埋在沙丘下的身影。悲愤中,阿如翰跑到宝木巴山顶,从西边的山崖纵身跳下。她并没有死,化作一只红嘴白羽毛的山雀,乘着轻风飞向巴特被埋的沙丘,它嘴里唱着:“布库(不哭),布库(不哭)。”那是脑干公主呼唤巴特悲切地鸣叫声。

巴特和阿如翰这段凄婉的爱情故事一直流传至今。在巴特被埋的沙丘可以听到银肯部落年轻小伙子们击鼓祈祷的声音。这座沙丘就是著名的银肯响沙山,又名响沙湾。人们为了供奉天神,同时祭奠英勇牺牲的银肯部落的年轻人,在沙漠的至高点建了一座敖包,每年农历的四月和七月都要去祭拜一番。得救的银肯部落的游牧民生活在归复的绿洲上,这片绿洲就是达拉特旗境内的展旦召苏木。葱郁的山林里时常出现一匹银鬃马和一匹黑骏马,它们在高山上朝着响沙湾的方向仰天长啸……


下一篇:

 相关专题:

·专题1信息无

·专题2信息无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相关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评论无
*验 证 码: 9555
*用 户 名: 游客:
*电子邮件:  游客:
*评论内容:(100字以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