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上都历史文化研究会官网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谢谢诸位先生/女士长期以来对上都文化研究的殷切关注和大力支持!"元上都文化"网((元上都历史文化研究会官网)历经十余载三次改版,不知我们的努力是否达到了应有的效果?愿在文化研究和人类文明探讨的道路上永远有你们同行!元上都历史文化研究会2003年成立起,2004创办"元上都文化网"以来,坚守专心元代历史文化研究初衷,锲而不舍,孜孜以求,竭心尽力,探寻上都文化-游牧文明和锡林郭勒文化,希冀于弘扬中华文化史元代文明的篇章。以地域文化和地方学研究成果助推于人类文明的追索,为中华复兴的精神构建奉献绵薄之力。联系我们或评论网站文章 ,留言, 请发至邮箱 : [email protected] com

         栏目导航 网站首页>>上都河文学>>草原新歌
  共有 4206 位读者读过此文   字体颜色:   【字体:放大 正常 缩小】    
【双击鼠标左键自动滚屏】【图片上滚动鼠标滚轮变焦图片】    
 

塞北的女子

  发表日期:2017年5月5日      作者:王雅丽     【编辑录入:admin

                                       
     
清风带出了阵阵花香,和着倾城的雨雾,
     
走出了一位锦袍佳衣的女子。
     
豪放的塞北,用酒香浸润,
     
是诗人情感里的诗,画家眼中的调色板,
     
捻着魂系情牵的缰绳,足音叩响四野的寂静,
     
时光拼凑的倒影,
     
妩媚婉约,在那烟雾蒙蒙,情锁红尘的敖包。

     
孤单的月光下,堆藏了多少忧伤和暗淡,
     
淋落的花瓣,打湿了秀发,浸湿了衣衫,
     
吞雨如墨绘一副凄美的画卷,
     
用平仄的脚印,赋一首等待你的诗篇,吟一阕不离不弃的箴言,
     
用泪,滴一湖的思念,做一桩美梦,挥毫整个草原。

     
脉含轻愁,仰望苍天,

彷徨在悠长、悠长又美丽的天边,
你是否,像游子那样,寻觅,回家的感觉?
你是否,有着思乡的情感,把亲爱的人儿朝朝暮牵?

在这单薄的岁月里,我依然用最美的姿势,等待你的出现,
 
不管,千难万险,你是否会捧着一枚真心,来塞北 ?
 
我愿化成一匹追风的骏马,只为,见你一面,
 
轻挽你的臂弯,靠在你的胸怀,把爱葬在绿色的原野。
 
若要走,请把我爱的哈达带走,

它就是我,与你形影不离,相伴永远,
今生无缘相牵,但愿来世再续情缘,

我依旧含泪微笑,目送你很远很远......
      
    深情的塞北,我就是绿绿的草原上,盛开的那朵,如诗如梦娇艳的山丹花。
   
       静谧的衬托着青山绿水,牛羊成群,牛羊翻滚的山外,一片宁静诱惑着柔情的女子,沐浴在河岸,在美妙动听的歌声里展开春花秋月……
    
    清风之下,两匹白色的马对远山长鸣。青丝与手之间,草原的爱情,繁衍一片青草地,麦秆弯曲的季节,又一个自然的婴儿诞生在家门口。
   
    有一个城市,在这里回忆远古,祖先刀耕火种的岁月,老人、少女、牧羊人,把草原雕刻成弯弯的河流。
       
放逐一些歌舞在河上,车马过桥,歌舞的声音欢快,在晃动的影子里,有一群人去了长袍头巾,手舞足蹈。文明的痕迹,古朴而禅者般端坐,剩下几人立于桥上,翻开子集,唏嘘长叹。
   
   草原,是谁遗忘你的清雅碧玉的躯体?每一曲声音之中,你都是泪眼盈眶,不忍离去。
       
手指拨动,一根琴弦,低头吟吟而哭。
   
    千年前一个马背民族的烟火,在烟雨来时的岸边,遥遥拜祭远涉重洋欧亚大陆归来的先人。
     
  得失之间竟无人相伴独自走下青阶台,战马嘶鸣也似隐隐耳边传,胭脂染遍山高地远的浩瀚,月下寒殿里还有谁在,金弋铁马当年兵甲已换,盛世荣景昨夜,梦却消散。

烽火连天今在,独自徘徊,清酒一盏饮来血染江山,玉盘珍馐何在,清怆满怀!盛世繁华转瞬,烟消云散,夜色朦胧却见远天烽火在。
    
   于这塞外与军事,古人的诗词讲述了悲怆的历史。

就像辛弃疾的《破阵子》中的: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王昌龄《从军行》中的: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

塞外的战事,在古代的文人在边塞地带,吟诵出一首首壮志凌云的诗词,并在战场之上浴血杀敌,为了国家安危与人民安乐而战斗!能够在那样的年代,在风沙中与敌人抗争!
    
   在塞外的飒飒寒风中,军队洋溢着热血,人与人、马与马交错的身影,短兵相接。风卷黄沙,伴随着金属碰撞的声音——金戈铁马,热血战枭雄!这是一幅怎样令人热血沸腾的场面!在塞北猛烈的风沙中,他们比风沙更勇猛!这就是塞北的烽烟,这就是沙场点兵的故事……..
   
   马头琴一遍遍的响起,老人背后的残墙,剥离,古铜色的历史断章,挣扎在文明的绚丽之中。酒在塞外,开放一片片桃花,那是地下的草原王国民族的灵魂再现。
    
  那一次沉淀,历史苍凉如秋,民族呼喊如血。
  
    战马的悲鸣,带走一个又一个孤独的灵魂……
  
    塞北女子的忧伤,在西风中流浪…….
     
 胭脂扫娥眉,烟花随流水,看那铜镜前云鬓美。客栈里将军已征战回,战马还未睡着,佳人盼着月归。兵戈里,八千骑,拼杀时兵刃火花写意。霸王气,随风散去,只待史至今日几人能记?又有几人能记?!
  
   千秋月未落,扛战旗,望长河在,河畔有人高歌,叹英雄却为何,任孤舟飘摇过,随你论功或过,当涅盘重生我,要刻绘新传说。
   
   酿烈酒,烫过喉,言笑中兰香欲渐浓。待秋收,落风雪花白了眉头千重楼,长街落月载满几盅愁更声后,半生随忧,常言道,又言道,衣锦归故里路途遥…….
   
   假若时间可以回流,我愿用现在的一切,换做当年,热血披荆战正勇!
   
   如今,塞北的风沙依旧,只是那些金戈铁马的场面已不复存在,我依然挚爱这塞北,因为在风沙中,仿佛在回放着征战的嘶马狼烟。
    
北方游牧,策马奔腾,过居无定所的生活,逐水草,永远比追逐快乐来得简单,季节更替,终究寻着某些定律。
     
 她的母亲赤足布满伤痕,而她的歌声是欢快的,她用野花、山泉、苦难和爱情酿成一罐清酒,被她灌醉的诗人,绣口吐出一大片月光,月光下,头顶陶罐的女子,身体被压出美丽的曲线,水般的明媚和柔软。
   
   遥望当今百姓乐,大爱无疆,盛世华年好风景前,又见你的笑脸。想起公元纪年的誓言,谁的江山,颠覆盛唐五千年,谁的悲欢,遗留华夏诗万篇!

爱在盛唐一片天,琵琶语奏乐,如梦雕弓长鸣弦,礼仪之邦显,暮鼓晨钟抬头现,牡丹尽欢艳!
     
 炎黄教子孙,人生秉持勤。创产华夏年,拟定农时分。三伏知灌溉,八九懂耕耘。大漠收残阳,明月醉荷花,千愁随风去,万恨甩霄天。
  
    中华盛世美,山河换新天!
     
塞北的女子,纯朴又坚强,悄悄走进了你的心房……
      
 塞北草原啊,草原,
      
 你永远朝气蓬勃!
      
 祖国啊,祖国,
    
   你永远充满希望!
    
   在每个月圆的夜晚,举一杯香醇的美酒,醉在塞北女子悠远凄清的故事里,一醉解千愁!
    
   品尝幸福的味道,画一幅绝美的风景,为你陶醉千年!


上一篇:诗里词外拜大年
下一篇:端午情殇

 相关专题:

·专题1信息无

·专题2信息无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相关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评论无
*验 证 码: 2939
*用 户 名: 游客:
*电子邮件:  游客:
*评论内容:(100字以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