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上都历史文化研究会官网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谢谢诸位先生/女士长期以来对上都文化研究的殷切关注和大力支持!"元上都文化"网((元上都历史文化研究会官网)历经十余载三次改版,不知我们的努力是否达到了应有的效果?愿在文化研究和人类文明探讨的道路上永远有你们同行!元上都历史文化研究会2003年成立起,2004创办"元上都文化网"以来,坚守专心元代历史文化研究初衷,锲而不舍,孜孜以求,竭心尽力,探寻上都文化-游牧文明和锡林郭勒文化,希冀于弘扬中华文化史元代文明的篇章。以地域文化和地方学研究成果助推于人类文明的追索,为中华复兴的精神构建奉献绵薄之力。联系我们或评论网站文章 ,留言, 请发至邮箱 : [email protected] com

         栏目导航 网站首页>>上都河文学>>评论
  共有 4803 位读者读过此文   字体颜色:   【字体:放大 正常 缩小】    
【双击鼠标左键自动滚屏】【图片上滚动鼠标滚轮变焦图片】    
 

解读楚石《有感二首》

  发表日期:2016年3月8日   出处:张建民        【编辑录入:admin

富贵抛人似掷梭,不禁骑马再经过。
太师宅废无弦管,丞相堂新有绮罗。
苦李开花春不早,甜桃结子夏还多。
炎凉换尽婵娟貌,听取黄鸡白日歌。
潮州司马万羊群,割肉充庖不忍闻。
饮酒固宜浇磊块,煮茶那复接殷勤。
陈侯弊席门前设,丁氏香炉被底薰。
总道夜眠忘宠辱,役夫何事梦为君。

         绮罗:指华贵丝织品或丝绸衣服。 《东周列国志》第八十一回:"勾践范蠡各以百金聘之。服以绮罗之衣,乘以重帷之车,国人慕美人之名,争欲识认,都出郊外迎候,道路为之壅[yōng]塞。"
白居易《醉歌》:
罢胡琴,掩秦瑟,玲珑再拜歌初毕。
谁道使君不解歌?听唱黄鸡与白日。
黄鸡催晓丑时鸣,白日催年酉前没。
腰间红绶系未稳,镜里朱颜看已失。
玲珑玲珑奈老何?使君歌了汝更歌。

       谁说使君听不懂歌?听过黄鸡唱白日吧。那黄鸡催促天的破晓,总是在丑时鸣唱,而白日又催促年的到来,总是在酉时前落下。腰间的红绶带系不稳了——人渐瘦了,镜里的朱颜也失去神采——容貌老了。
总之就是叹时光之流逝,岁月不饶人。
浇磊块:只近浮名不近情,且看不饮更何成。三杯渐觉纷华远,一斗都浇磊块平。醒复醉,醉还醒。灵均憔悴可怜生。《离骚》读杀浑无味,·好个诗家阮步兵。 这里所录,是元好问的《鹤鸽天》词。 曾闻许多酒店都有这样一幅楹联:“刘伶问道谁家好,李白回言此处高。”看来刘伶和李白是中国文人。
陈丞相世家 作者:司马迁 ,出自:《史记》卷五十六 陈丞相世家第二十六,丞相平者,阳武户牖乡人也。少时家贫,好读书,有田三十亩,独与兄伯居。伯常耕田,纵平使游学。平为人长美色。人或谓陈平曰:“贫何食而肥若是?”其嫂嫉平之不视家生产,曰:“亦食糠核耳。有叔如此,不如无有。”伯闻之,逐其妇而弃之。

及平长,可娶妻,富人莫肯与者,贫者平亦耻之。久之,户牖富人有张负,张负女孙五嫁而夫辄死,人莫敢娶。平欲得之。邑中有丧,平贫,侍丧,以先往后罢为助。张负既见之丧所,独视伟平,平亦以故后去。负随平至其家,家乃负郭穷巷,以弊席为门,然门外多有长者车辙。张负归,谓其子仲曰:“吾欲以女孙予陈平。”张仲曰:“平贫不事事,一县中尽笑其所为,独柰何予女乎?”负曰:“人固有好美如陈平而长贫贱者乎?”卒与女。为平贫,乃假贷币以聘,予酒肉之资以内妇。负诫其孙曰:“毋以贫故,事人不谨。事兄伯如事父,事嫂如母。”平既娶张氏女,赍用益饶,游道日广。

丁氏香炉被底薰:据西汉刘歆所撰《西京杂记》记载,说当时有一个名叫丁缓的能工巧匠发明了不少机巧的玩意儿,其中一件叫做被中香炉,整体是个圆球,外壳镂空,中间安着机环,任由四方转动,而炉体却总是保持平衡,因此可以置于床上放心使用,火灰绝不会倾出来。也正因其机巧香艳,此物便很快流行开来。到唐代,这种香球不仅用在被褥之中,还挂在屋里帷帐上。
尹氏役夫梦:大意:周朝有个姓尹的人大力添置家产,在他手下服役的人从清晨到黄昏都不得休息。有个老役夫的筋力已经消耗干净了,仍然不停地被使唤,白天呻吟呼喊着干活,黑夜昏沉疲惫地熟睡。由于精神恍惚散漫,每天夜里都梦见自己当了国君,地位在百姓之上,总揽一国大事,在宫殿花园中游玩饮宴,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快乐无比。醒来后继续服役。有人安慰他过于勤苦,老役夫说:“人一生活一百年,白天与黑夜各有一半。我白天做奴仆,苦是苦了,但黑夜做国君,则快乐无比。有什么可怨恨的呢?”姓尹的一心经营世间俗事,思虑集中在家业上,心灵与形体都很疲劳,黑夜也昏沉疲惫而睡,每天夜里梦见自己当了奴仆,奔走服役,什么活都干,挨骂挨打,什么罪都受。睡眠中呻吟呼喊,一直到天亮才停止。姓尹的以此为苦,便去询问他的朋友。朋友说:“你的地位足以使你荣耀,你的财产用也用不完,超过别人很多很多了。黑夜梦见做了奴仆,这一苦一乐的循环往复,是一般的自然规律。你想在醒时与梦中都很快乐,怎么能得到呢?”姓尹的听了他朋友的话,便放宽了役夫所做的工程的期限,减少了自己苦心思虑的事情,他和役夫的苦也就都减轻了。


 相关专题:

·专题1信息无

·专题2信息无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相关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评论无
*验 证 码: 5296
*用 户 名: 游客:
*电子邮件:  游客:
*评论内容:(100字以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