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上都历史文化研究会官网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谢谢诸位先生/女士长期以来对上都文化研究的殷切关注和大力支持!"元上都文化"网((元上都历史文化研究会官网)历经十余载三次改版,不知我们的努力是否达到了应有的效果?愿在文化研究和人类文明探讨的道路上永远有你们同行!元上都历史文化研究会2003年成立起,2004创办"元上都文化网"以来,坚守专心元代历史文化研究初衷,锲而不舍,孜孜以求,竭心尽力,探寻上都文化-游牧文明和锡林郭勒文化,希冀于弘扬中华文化史元代文明的篇章。以地域文化和地方学研究成果助推于人类文明的追索,为中华复兴的精神构建奉献绵薄之力。联系我们或评论网站文章 ,留言, 请发至邮箱 : [email protected] com

         栏目导航 网站首页>>史海钩沉>>考证评说
  共有 3888 位读者读过此文   字体颜色:   【字体:放大 正常 缩小】    
【双击鼠标左键自动滚屏】【图片上滚动鼠标滚轮变焦图片】    
 

蒙古英雄——林丹汗 ——评林丹汗的历史地位及时代价值

  发表日期:2015年4月20日          【编辑录入:admin

     

         

 

林丹·呼图克图可汗,孛儿只斤氏,蒙古族。成吉思汗第二十三世孙,达延汗第八世孙。生于公元1592年,公元1604年即蒙古可汗位。尊称为林丹·呼图克图可汗,为蒙古汗国第三十五位可汗。在位三十一年,于公元1634年病逝,从此蒙古汗国最终结束。       

自“蒙古中兴之主”达延汗剪灭权臣,收复部众,彻底改革官制,重新统一各部后,达延汗剥夺异姓贵族对各万户、各鄂托克的世袭统治权,分封自己的子孙到北元大汗直属各万户、鄂托克。昔日成吉思汗黄金家族在东蒙古确立了全面、直接的统治,近两个世纪以来成吉思汗黄金家族衰败、没落的命运被逆转。16世纪中叶达延汗死后,蒙古很快的又陷入了四分五裂的状态。不久,蒙古即形成了漠南、漠北、漠西三大统治集团,其中漠南蒙古更分为科尔沁、察哈尔、乌梁哈、永谢布喀喇沁、土默特、鄂尔多斯等数十部。当时这些集团与部落,各据一方互不统属。从内部来讲,它们各自之间均保有很大的独立性,对外则皆能与明或金建立一定形式的交往关系。到“彻辰汗”时代,除了本部察哈尔之外,已经到了“政令不出午门”的地步。布延甚至做出出示元朝传国玉玺“哈斯宝玉印”来让各部承认自己是共主。
  1604年,布延长孙林丹巴图尔继位。
  1604年,明朝的万历三十二年,明朝在风雨飘摇中,迅速的走向积重难返的末路,但此时还是“看上去很强”。
  1604年,努尔哈赤已经统一了建州女真,正欲问鼎天下。   

1604年,从元朝灭亡至今已经二百三十六年,北元蒙古经历了二十二位可汗,长城以北的蒙古高原的主人一直是蒙古人;除了也先那一年不成功的篡位外,蒙古人的可汗一直是成吉思汗的子孙。十三岁的林丹巴图尔,还能使这一切继续下去吗?祖父的功业父亲没有继承,自己除了大汗的称号和察哈尔的部众外,并没有继承整个蒙古。             

 林丹汗即位之时,蒙古察哈尔部实力雄厚,其势力范围东起辽东,西至洮河,拥有八大部、二十四营,号称四十万蒙古。在史籍《明神宗实录》中记载,林丹汗有“帐房千余”,牧地辽阔,部众繁衍,牧畜孳盛,兵强马壮,自称全蒙古大汗。少年林丹汗在继位后的10年中,卧薪尝胆,努力积蓄力量,大力整军备战,力图有朝一日恢复其祖先达延汗的事业。他曾自称“神中之神全智成吉思隆盛汗”、“林丹胡图克图福荫成吉思睿智战无不胜伟大剌瓦尔迪大太宗之天神全世界之玉皇转金法轮诺门汗。”显示了其崇高的政治理想。林丹自称:“南朝止一大明皇帝,北边止我一人!”因而,察哈尔·林丹冀图继承大元可汗的事业,南讨明朝抚赏,东与后金争雄,号令漠南蒙古。林丹汗即位后,在巴林部境内的阿巴嘎哈喇山修建了瓦察尔图察汉浩特()作为整个蒙古的政治、军事、经济、文化中心。林丹汗加强了传统的左右翼三万户的地方行政体制,命永谢布部却热斯塔布囊为特命大臣,率领一支军队驻防赵城(今呼和浩特一带),管理右翼三万户的蒙古各部。任命乌齐叶特(内喀尔喀)鄂托克锡尔呼纳克洪台吉为管理左翼三万户的特命大臣。察哈尔八鄂托克虽属左翼三万户,但直属林丹汗。林丹汗为了有效地控制蒙古各部和巩固汗权,以察哈尔部为基础,直接控制了内喀尔喀巴林、札鲁特、巴岳特、乌齐叶特、弘吉剌特等五部,同时也遥控了蒙古其他各部。当时,蒙古各部汗、济农、诺延、台吉,按照图们札萨克图汗大法约束诸鄂托克,定期前往察汉浩特,朝见林丹汗,向林丹汗朝贡献物。并与大汗共同商讨政务大事,参加大汗举行的宴会、围猎等活动。林丹汗利用藏传佛教,进一步扩大自己的影响。林丹汗登基那年,四世达赖云丹嘉措所遣迈达里呼图克图札阿囊昆噶宁波(大慈诺门汗)经鄂尔多斯抵达呼和浩特,作为蒙古地区黄教的坐床喇嘛。不久,林丹汗将迈达里诺门汗、卓尼绰尔济迎请至察汉浩特,不但自己信奉黄教,而且让他们在察哈尔地区活动,宣扬该教。后来,由于达赖喇嘛对于散居于全蒙各地的首领们封号过于泛滥,林丹汗对于黄教在政治上给自己带来的巨大冲击力,对于黄教僧侣上层有了一种无可释怀的担忧。1618年,当林丹汗26岁时,西藏红教方面派遣沙尔巴呼图克图到达蒙古地区,寻找自己的支持者,林丹汗在察汉浩特隆重地迎接了他。林丹汗这时已经决定,凭借有一定实力的藏传佛教噶玛派,借以缓解黄教对于大元汗权的压迫。林丹汗封他为国师,并接受深奥密乘之灌顶。沙尔巴呼图克图为了取得林丹汗的信任,从五台山取来元世祖时红教八思巴喇嘛用千金所铸嘛哈噶喇金佛。林丹汗修建金顶白庙,将金佛供于其中。林丹汗为了弘扬佛教,召集昆噶敖德斯尔、班第达顾实、阿南达顾实为首的33名大翻译家,在1628-1629年期间翻译了108卷《甘珠尔》经 (前人已翻译过其中一部分),并用金字抄写在蓝纸上。林丹汗把祖传下来的传国金印和嘛哈噶喇金佛、金《甘珠尔》经视为三大法宝。
  林丹大汗以沙尔巴呼图克图为国师,改奉红教后,极大地影响了他从前的形象和声誉。信奉黄教的漠北喀尔喀和右翼三万户的各部汗、济农、诺延、台吉,与林丹汗逐渐有所疏远。影响较大的迈达里诺门汗,也与林丹汗发生了分歧,久居漠北喀尔喀,已不再同情和支持林丹汗。林丹汗改奉红教后,尽管其统治地位大受影响,但蒙古各部基本上仍听从于他的统一号令。林丹可汗时的蒙古汗国,正处于内部长期分裂,战争频仍;外部则女真兴起,四方扩张的时期,这种具体的历史背景要求蒙古各部必须联合起来,战胜外来的侵略,才能使自己的民族走上统一、独立、和平发展的道路。而林丹可汗的一生,主要的是致于这一历史使命的一生。直辖于林丹汗的察哈尔部,先居宣府塞外,16世纪中叶徙帐于辽,此后即以西拉木伦河为中心,活动于辽河以西,兴安岭以东,长城以北这一地区,主帐在阿巴嘎·喀拉乌拉之察罕城(今阿鲁科尔沁旗境内)。当时林丹汗虽居大汗之位,在各部中享有“可汗”之名,但由于分裂之局业已形成,严重的阻碍了蒙古社会的正常发展,因此急需要有一个统一和平的局面出现。林丹汗矢志继承达延汗的事业,力图以武力统一蒙古各部,不断攻击明军和辽东女真部。其时后金势力和影响已波及到蒙古边缘各部。作为成吉思汗嫡系子孙、蒙古“共主”的林丹汗,不仅要抵抗金兵的入侵,还须分兵来稳定内部。1624年,内喀尔喀部分台吉与后金通婚、盟誓等事,管理左翼三万户的锡尔呼纳克杜棱洪台吉管束不得力,遭到林丹汗的严厉指责,准备对锡尔呼纳克杜棱洪台吉和其他诸台吉采取必要的措施。针对锡尔呼纳克杜棱等台吉投奔努尔哈赤,林丹汗传令内喀尔喀和科尔沁部,不得与后金使臣擅自往来,若被发现,定要兴师问罪。此时,林丹汗叔祖岱青台吉与林丹汗不和,遂领所属锡纳明安鄂托克及其六子逃入科尔沁境内,受到奥巴洪台吉的保护。林丹汗命弘吉剌特鄂托克齐赛诺延领兵追回岱青台吉。齐赛诺延深入科尔沁,斩杀了前来堵截的奥巴属下六台吉,取胜而返。162511月,林丹汗亲自率领内喀尔喀部分兵力,前往科尔沁奥巴洪台吉所在地格勒珠尔根城,围城问罪。由于林丹汗声讨科尔沁的失败,使林丹汗此后稳定内部、抵抗侵略的活动更加艰难。林丹汗为了站稳脚跟蓄积力量以继续抗金,乃决定举行战略上的大转移。在1627年,林丹汗主力开始了西向的大进军。16271112月间,从攻打喀喇沁部开始进入明朝宣府边外,接着进攻蒙古土默特左翼各部,克归化城(今内蒙古自治区呼和浩特市旧城),占银佛寺,又扫荡蒙古永谢布部。16281月,在呼和浩特与喀喇沁万户再次会战,最终林丹汗取胜。1629年,林丹汗进攻蒙古土默特右翼各部,俘顺义王卜失兔阏氏与金印,同时收复蒙古鄂尔多斯部,控制了漠南蒙古右翼诸部。林丹汗断然的军事行动,消除了西部封建主由于长期分裂而形成的割据。使他的势力又有所增强。林丹汗在取得了暂时的胜利后,便幻想把这种偏安的局势长期维持下去,使自己成为割据一方的最高主宰,所谓“得金印如顺义王,大市汉物,为西可汗,不亦快乎?”林丹汗西迁后,似乎没有长期住牧在归化城,而游牧在今乌、锡二盟草原,现代学者们分析林丹汗的西征,归纳出他内心的真实想法:第一,是想恢复北元大汗在蒙古高原的宗主地位。要达到这个目的,生存是第一要素。当时察哈尔万户的游牧之地已经与强大的后金国犬齿交错。林丹汗必须先避开后金这个吞噬一切的战争机器,才有进一步发展的生存空间。其次,是经略左翼的失败。宣大口外的广袤草场(今内蒙古锡林郭勒盟中南部),本来就是蒙古大汗们传统的可汗斡耳朵之地。当年,林丹汗的太祖达赉逊库登大汗,为了躲避右翼阿勒坦汗的压力,才率领传统左翼万户东迁。现在,传统右翼的势力已经式微了,于是林丹汗产生了重回故地的想法。163111月,林丹汗为了用武力夺回阿鲁诸部台吉,遂兴师到达阿鲁科尔沁达赉楚呼尔牧地,带走了塞棱阿巴海的部众。

    林丹汗希望与明王朝保持友好,企图利用明王朝牵制后金势力。林丹汗对明朝采取了颇为友好的政策,当时林丹汗积极、主动地改善同明朝关系,一方面向明朝提供军事情报,另一方惩治和约束侵扰明边的部民。林丹汗显然是希望缓和同明朝的矛盾,以全力对付爱新国和东蒙古联军。明王朝为了遏制后金的崛起,转而对蒙古林丹汗采取友好的态度,希望以林丹汗牵制后金的发展。明朝则给于林丹汗以更多的经济支援,在这样情况下,明朝答应岁给林丹汗银四千两(后又续增至八万一千两),林丹汗则表示与明联合共同抗金。因此蒙古长期以来残破的局面也有所好转。政治上的处境,促使明蒙双方迅速的走上了团结合作的道路。1619年夏,明朝派人至察汉浩特,向林丹汗求援。林丹汗命内喀尔喀五部弘吉剌特鄂托克齐赛诺延、札鲁特鄂托克巴克、色本以及科尔沁明安诺延之子桑噶尔寨台吉等领兵万余,往援铁岭明军。161910月,正当金兵准备继续西向南下之际,林丹汗乃先期遣使于金,宣称:“今夏,吾已亲往广宁,招抚其城,取其贡赋,倘汝兵往图之,吾将不利于汝……若吾所服之城为汝所得,吾名安在?”,表面看来,林丹汗似在与金争夺广宁之先取权,实则籍此以阻金兵之前进,是对金的抗议书。约自16191621年,大约一年半的时间内,金未曾有过大规模的军事行动,这不能不说是明蒙团结合作而产生的积极后果。1629年初,在察哈尔的压力下,明朝和林丹汗的关系有所改善。明朝和林丹汗已经制定开市日期,并进行祭天仪式。林丹汗与明朝改善关系,制定开市日期,林丹汗亲自到张家口边外。明方派人送去迎风宴席。双方遵照旧规进行买卖。但是,据传,突然传来满洲——东蒙古联军讨伐察哈尔的消息,林丹汗留下部分宰生继续做买卖外,自己带领军队,匆忙出发。迎击满洲—东蒙古联军。

    当后金占领辽沈地区、割断明朝与蒙古间的通道之后,后金国主努尔哈赤以联姻、厚贫、封势等多种形式,拉拢、诱降、控制各部,科尔沁部、内喀尔喀部等陆续投人后金延下。孤立和削弱了林丹汗的势力。但是,后金政权始终未能降服察哈尔部林丹汗。这个自称“四十万蒙古之主”的枭雄,断然摈弃了妥协投降的行为,走上了抵抗的道路。林丹汗却从最初的与明争斗,转为联明抗金达数年之久。科尔沁、内喀尔喀五部及喀喇沁等,不断遣人至察汉浩特,希望林丹汗采取必要的防范措施,以遏制后金势力。1608年,努尔哈赤的长子褚英率领5000人进犯乌拉部。乌拉部派人向科尔沁部求援。经林丹汗同意,科尔沁部翁阿岱巴图尔诺延及其子奥巴率领科尔沁部大军到达乌拉境,与乌拉部联军共同打退了褚英的军队。不久,叶赫部首领锦太什受到努尔哈赤的威胁,又向林丹汗告急求援。林丹汗遂命翁阿岱巴图尔及其子奥巴领科尔沁部兵,往援叶赫部,杀死了努尔哈赤的部将布扬古。后金天命年间,科尔沁部的台吉们奉林丹汗的命令,曾几次同后金交战,保卫了自己的边疆。显示了自己的势力,科尔沁部的明安诺延的3个儿子还曾率领部众深入后金境内,大掠其牲畜。林丹汗令管理蒙古左翼三万户的大臣,乌齐叶特鄂托克的锡尔呼纳克杜棱洪台吉率领内喀尔喀卓哩克图诺延、达尔汉巴图尔、巴哈达尔汉等2000骑兵前往沈阳营救被禁的齐赛诺延。所率轻骑到达沈阳城下,与守城部队展开激战。1616年,建州女真努尔哈赤统一了女真各部,建国称汗,建元天命(史称后金),加快了征服蒙古各部的步伐16268月,皇太极登基后,以软硬兼施的手段,拉拢并征服了察哈尔部外围的内喀尔喀(巴林、札鲁特、巴岳特、乌齐叶特、弘吉剌特)和科尔沁部,使素来强大的察哈尔部的力量大为削弱。皇太极将军事行动的锋芒直指察哈尔部。16282月,皇太极以使臣被杀为由,亲自率领精锐之师征战察哈尔。合兵袭击了敖穆伦,多罗特部多尔济哈坦巴图鲁受伤遁走,台吉固鲁被杀,多罗特部众万余人被皇太极俘获。162810月,皇太极纠合已归附的蒙古诸部组成联军西上,与蒙古察哈尔余部首战于锡尔哈(今内蒙古自治区赤峰市林西县东南),再战于锡伯图(今内蒙古自治区赤峰市林西县南西辽河石桥北),三战于英汤图(今内蒙古自治区赤峰市克什克腾旗境内),察哈尔余部兵败西走。至此,林丹汗西征时所遗余部被皇太极扫荡迨尽,其势力退出西辽河流域。16325月,皇太极第三次远征察哈尔林丹汗,组织后金和归附之蒙古诸部组成10万联军,集结于西拉木伦河南北,准备与蒙古林丹汗决战。当夜,镶黄旗两个蒙古人偷马逃出,将大军压境的消息报告给林丹汗。林丹汗闻讯本欲抵抗,但因内部意见分歧,同时又因准备不足,因此最后作出“弃尊严的京城”,而总撤退了。林丹汗欲率部撤至漠北喀尔喀,但喀尔喀三汗与他不和。于是林丹汗率领所属10万之众,西奔库赫德尔苏,经呼和浩特,渡黄河到达鄂尔多斯。5月末金兵追至归化城,皇太极收拢了林丹汗所遗部众数万人。时明朝虽曾派兵支援,但由于林丹汗准备不足,以及兵力众寡悬殊,因此一经接触,林丹汗所部很快的便败退了,金兵则一直追击至兴安岭,从此林丹汗最后完全放弃了辽西根据地。

  林丹汗渡黄河到达鄂尔多斯后,在成吉思汗陵前举行庄严的仪式,宣称自己为全蒙古的"林丹巴图鲁汗",遂带领察哈尔、鄂尔多斯部众,移动成吉思汗之陵,西渡黄河至大草滩,率所部深入青海。林丹汗在大草滩永固城一带拥众落帐,等待时机,以图东山再起。1634年初,一向坚决支持林丹汗事业的漠北喀尔喀却图台吉(土谢图汗部),率所部4万之众,直奔大草滩与林丹汗会合。同年,林丹汗联合在漠北为争夺部众征战中失败转徙青海的绰克图台吉、西藏统治者藏巴汗及康区白利土司栋月多尔济,建立了反黄教联盟,企图利用联盟的力量在青海建立根据地,重整旗鼓。在后金势力的压迫下,林丹汗偕蒙古鄂尔多斯部遁入沙漠深处,活动在甘、凉边外(今内蒙古自治区阿拉善盟阿拉善左旗、阿拉善右旗)地区。为摆脱困境,林丹汗所部多次出兵攻掠明朝边境,以寻求新的发展机会。

1634年夏,林丹汗不幸因病去世。时年仅43岁。蒙古一时失去了抗金的中心人物,蒙古汗国结束。林丹汗领导的抗清斗争,彪炳史册。其意义在于:他的抗清斗争集中反映了蒙古族人民反对外来民族压迫的愿望,林丹汗为维护蒙古民族的生存与统一,抗击后金统治者侵犯蒙古的斗争,是他一生中最光辉的历史功绩,所以他被蒙古族人民誉为“反抗异族压迫的英雄”。他的抗清历史功绩应当载入中华各民族的史册。

我们褒扬林丹汗,就是要热爱锡林郭勒。可爱的锡林郭勒,不仅包括山川、土地、生物、矿藏、自然风光、名胜古迹,也包括民俗、语言、歌舞、礼仪、服饰、饮食。而更可爱的是锡林郭勒人,他们纯朴、善良、勤劳、智慧、热情、包容。以蒙古族为主体的各族人民,自古以来在这片土地上和谐相处,一起保卫着、建设着自己的家乡。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他们守望相助,团结奋斗,在90万平方公里土地上,经济社会事业风生水起,热浪袭人。正决心把锡林郭勒打造成祖国北疆亮丽风景线上的璀璨明珠。一股暖流,正在锡林郭勒人民的心里、在锡林郭勒的山川大地上流淌。它必将化作强大的精神力量,为广大群众带来幸福安康,把锡林郭勒推向新的辉煌。

我们褒扬林丹汗,就是要在新的时代,承载蒙古族传统文化中的多元化、大众化和生态化特质,建设和发展锡林郭勒。察哈尔文化中蕴含的‘开放包容、尚武爱国、重商敬业、崇文好艺’的精神,成为祖祖辈辈留给我们的一笔无量的财富,是察哈尔文化重要的组成部分。蒙古游牧文明和农耕文明的交融。在蒙古族传统文化中得到了积极的反反映。这种兼容并蓄的文化构成使中国北方蒙古族文化一直保持了一种积极的开放性,因而在民众意识中很少有封闭的排外情绪。蒙古族传统文化的主体部分是由民间大众文化构建的。因此蒙古族传统文化在总体上表现为一种富有民主气息的平民化倾向。这在客观上减少了文化内部的摩擦与消耗,为在文化整体上较为容易接受和适应外来文化提供了可能性。从根本上来讲,蒙古族游牧文化是一种生态文化,无论其内涵气质,还是其外在特征都表现出了浓厚的生态气息。  丰富的特色文化资源使得文化传承和发扬无处不在,全民参与。走进辽阔的锡林郭勒大草原,就会强烈地感受到,这种传承的力量、这种精神不仅跃动在草原上,跃动在牧人的生产生活中,更跃动在草原人的心里。如今的锡林郭勒让人向往的已经不只有原生态的草原图画,草原文化的精髓存在和发展到今天,必将永恒。

     我们褒扬林丹汗,没有一点的狭隘民族主义意识和地方主义之嫌。因为锡林郭勒在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等所有方面,都同祖国大家庭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包括建设、守卫边疆,致力文明进步,维护民族团结。锡林郭勒走到今天,要求每个锡林郭勒人拿出社会责任感和使命感,焕发开发包容,诚信友善,不屈不挠、拼搏创新、艰苦奋斗,不断进取的优秀精神。在文化传承和创新上,结合蒙古族传统那达慕,大力培育文化品牌,提升文化核心竞争力。在“吉祥草原·锡林郭勒”品牌战略的引领下,各旗县市(区)形成了“一旗一品一特色”:二连浩特市“茶叶之路”伊林文化节、锡林浩特市国际游牧文化节、西乌珠穆沁旗民俗风情节、正蓝旗元上都文化旅游节、太仆寺旗御马文化节等……像一张张飘逸着草原芬芳的名片,向世界展示着锡林郭勒大草原的无穷魅力。依托民族文化这个“金字招牌”,加快发展文化建设,把文化资源优势转化为提振信心、激励士气、团结奋进、科学发展的精神动力。(包玉瑞  2015.4.18.

 相关专题:

·专题1信息无

·专题2信息无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相关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评论无
*验 证 码: 5953
*用 户 名: 游客:
*电子邮件:  游客:
*评论内容:(100字以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