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上都历史文化研究会官网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谢谢诸位先生/女士长期以来对上都文化研究的殷切关注和大力支持!"元上都文化"网((元上都历史文化研究会官网)历经十余载三次改版,不知我们的努力是否达到了应有的效果?愿在文化研究和人类文明探讨的道路上永远有你们同行!元上都历史文化研究会2003年成立起,2004创办"元上都文化网"以来,坚守专心元代历史文化研究初衷,锲而不舍,孜孜以求,竭心尽力,探寻上都文化-游牧文明和锡林郭勒文化,希冀于弘扬中华文化史元代文明的篇章。以地域文化和地方学研究成果助推于人类文明的追索,为中华复兴的精神构建奉献绵薄之力。联系我们或评论网站文章 ,留言, 请发至邮箱 : [email protected] com

         栏目导航 网站首页>>蒙元风云>>风云人物
  共有 13132 位读者读过此文   字体颜色:   【字体:放大 正常 缩小】    
【双击鼠标左键自动滚屏】【图片上滚动鼠标滚轮变焦图片】    
 

说说萨囊彻辰和《蒙古源流》

  发表日期:2011年10月26日      作者:甄达真     【编辑录入:admin

   《蒙古源流》是蒙古族三大古典史诗巨著之一,成书于清康熙元年,是公元一六六二年。它的作者是久居鄂尔多斯的蒙古人萨囊彻辰,他是成吉思汗的后裔。《蒙古源流》比《蒙古黄金史纲》的成书晚三四十年。《蒙古黄金史纲》在鄂尔多斯传播甚广,影响颇大,一定对萨囊彻辰也产生过较多、较大的影响。蒙古族人民热爱本民族,热爱本民族的历史,他们不旦热衷于《蒙古黄金史纲》的口传,对《蒙古源流》的诞生也给予极大的热忱,凡是知道内情的人都对萨囊彻辰表示祝贺,他们广泛传播这令人兴奋的消息,同时也认真地抄录全书。据现在己知史料可知,《蒙古源流》的手抄本,在鄂尔多斯足有十部之多。正是这些较为完整的手抄本的广泛传播,到了乾隆中,喀尔喀亲王成衮扎布,在他的任上发现了流传在鄂尔多斯的蒙文手抄本《蒙古源流》。他把这本历史著作视为珍宝,献给了皇帝。之后,乾隆帝出于某种需求,命人翻译,先见满文本,后又译为汉文,书名正式定为钦定《蒙古源流》。本书的身价己是很高了。

然而,有一个问题让人难以理解,《蒙古源流》在鄂尔多斯的百姓中广为传播,以后又为成衮扎布珍藏,并奉送给皇帝。而鄂尔多斯的济农却不闻不问,丝毫没有引起注意,似乎是早己忘掉萨囊彻辰了,竟然对他的晚年生活一点也不知晓,连他在何年何月去世都不知道,给历史留下一个解不开的谜。给现在研究《蒙古源流》和作者布下了许多难关,成了一大遗憾。从情理上说,萨囊彻辰这个人在鄂尔多斯是不应该早早地为人们所忘记的,他的曾祖父是成吉思汗第十九代后裔,名叫库图克台彻辰洪台吉,他就住在伊克锡伯尔,是有泉水的、潮湿的平原地方,就是乌审旗的大石砭。他的一生没有离开过战争,为鄂尔多斯征战立过功,曾让明朝害怕过,曾劫掠过宁夏和榆林边界。还曾与阿勒坦汗在蒙古复兴佛教的进程中发挥过巨大作用,他死后曾为人们供奉,直到现在。他的祖父和父亲也都是乌审旗南部的贵族,是很有名望的。他父亲是一位勇敢的战士,立过功,称他为巴图尔洪台吉。一六零四年萨囊彻辰出生后,在他十一岁时,当时的济农就因他的祖父和父亲的显赫名望,让他称为萨囊彻辰洪台吉。“待他长到十七岁时,就让他参加到大臣之列,让他担任政事,大加宠幸。”之后,他一直在博硕克图济农手下参与政事,很得人心,很有威信。就是这样一个人怎么就为人们忘记了呢?这确实是一个值得研究的问题。

据《蒙古源流》记载,约是1635年发生了“大国毁坠了” 的大事,打破了鄂尔多斯的平静,将萨囊彻辰卷入了战争。再后来,鄂尔多斯的济农额林沁被林丹汗罢权,鄂尔多斯处在混乱中。随着战争形势的变化,萨囊彻辰和额林沁又回到伊克锡伯儿躲避战争。然而,不等蒙古内部的纷争停息,清军就打垮了林丹汗,威胁到明朝的政权。之后不久,鄂尔多斯也随着大势归顺了清政府。“在新的王朝里,他未任公事。……满州统治的降临把他的祖国(指鄂尔多斯)以及他本人的历史结束了。”(田清波)这一年,萨囊彻辰二十九岁。此后的几十年他就隐居在家乡,做着他想做的事,直到1662年,他的历史著作《蒙古源流》问世,人们才又知道他的作为。而这一点又只限于普通百姓和部分贵族上层,额林沁济农似乎是没有注意到他和他的著作。这一年他已五十九岁。这许多年他是怎样生活的,有过怎样的苦闷、挣扎、思索,没有留下任何记载,成了一片空白。只有《蒙古源流》给人们留下了一线光亮,折射出他的隐居生活以及他的思想历程。而萨囊彻辰在他的晚年,许多人并不理解他,看不到他身上的历史光环,任其自生自灭,让其在荒芜的旷野寂寞地走完了生命的历程。因而在他死后的许多年后,待人们想了解他时,竟然不知道他死于何年,怎么死的,成了后来人的一大遗憾和历史的惋惜。造成这种令人困惑和不解的原因,似乎可以归结为两点,一是满清政府的建立打破了他的仕途道路,他有自己的民族自豪感、自尊心,绝不愿屈从于别一个民族的统治,因而也不愿继续跟着自己的济农额林沁从政,于是就过上了隐居生活,走在了人们的视线之外,为人们淡忘了。笫二,回乡后他从事了一件需要静思的写作工作,需要搜集参阅资料,需要反思历史和历史人物,特别是蒙古族的历史人物,还要构思想要写出的历史著作的整体框架,需要做的事情很多,但又不需众多人一起工作,这似乎就是他远离众友,为众人所淡忘的根源吧!最主要的根源应该是他的民族自豪感的强烈,让他产生了排满思想,不愿从政,偃旗息鼓,渐渐让人淡忘了。然而,让人感到慰藉的是,“作为一个战士、文学家、史学家的萨囊彻辰,他给鄂尔多斯建立了不可磨灭的功勋,人们还是没有忘记他,他成了大家祭奠的对象。”(田清波)

萨囊彻辰是佛教徒,且又是从事政治工作的佛教徒,在他身上体现出政教合一。他在鄂尔多斯的佛教事业发展中做出过巨大贡献,为众百姓称赞。但是,他不是专职的佛教工作者,他很知道政治为主,传教为辅,是要借佛教的教义让人们从善弃恶,造成社会和谐、社会稳定,繁荣昌盛,让佛教为政治服务。为此他不移余力地工作,为人们信服。然而,我们绝不能从这一点出发就肯定他的思想是彻底的宗教思想,是唯心主义。我以为占据他统治地位的思想是他的民族自豪感,是他为民分忧解难的心情,以及人生自立奋斗的精神和自重自信的坚强意志,我还是称他为战士、文学家、史学家。从《蒙古源流》的史实中我们知道,他对许多历史事实的看法全是从政治的角度观察和思考的,没有完全陷入唯心主义的泥潭。由此我想到了成吉思汗,他是天力论的代表,一生信服长生天,但我们不能说他是哲学的唯心主义者。人们都说他是世界的英雄,是神奇的军事家、政治家。他们俩人所不同的是,一人将佛教思想写进了历史著作,成了人们研究的实体,而成吉思汗没有这样做。从萨囊彻辰的一生活动看,他是战士、文学家、史学家、佛教徒,他有着强烈的民族自信心。正是因为他有这种自强的意识,他在审视历史和历史人物时,在写作《蒙古源流》时犯了一个错误,他把佛教活动掺杂进历史著作中,显得不伦不类,还用一些神怪故事充塞其中,更不象真实的人类历史。与此同时,他还把蒙古族的起源与佛教起源混沌在一起,难怪道润梯步先生发出: 开辟鸿蒙几万年,梵藏竟为牧人先 的疑问和惊叹。他不赞同萨囊彻辰先生凭迷信思想写出的结论,他以为萨囊彻辰“似乎是在有意地制造这种《祖业神传论》,神传的东西自然是神圣不可侵犯的,侵犯者便有罪。那么,其所指的主要对象,自然就是满清统治者了。”萨囊彻辰先生在这里有意识地犯了一个大错,违心地背离了历史事实,真是欲求完美反而弄丑了。对成吉思汗的记述也不完全真实,有以传说代替历史的倾向。他这种写历史的规格与《蒙古秘史》的格调相比逊色远了,显得很低下,不可相提。他还从民族自尊的意识出发,实在不愿让不体面的历史事实重现在众人面前,因而将一些本该写进《蒙古源流》中的事,比如元朝灭亡的根本原因,还有林丹汗的盲目征讨和最后的失败,还有鄂尔多斯的混乱等,他觉得有失体面和尊严,一律略而不详,沉默的让人难忍。应当说这不是历史家的风骨和胆识,而他却顾此失彼,成了很大的遗憾。

萨囊彻辰十分悲哀地叹息元朝的灭亡,他借托欢帖木尔乌哈格图的口唱出了一曲伤肝断肠的哀伤曲,真是声泪俱下,令人悲哀。他更惋惜林丹汗的无知,不懂战略,不讲策略,盲目混战,把最后的一线希望也在混战中丧失殆尽,他也死在甘肃的大草滩。他哀伤不已,从而不愿再在自己的著作中述说,他把伤心的泪水咽到肚里,不让人们知道这些事。这不能不说是他自尊心特强而产生的一种怪异心理,虽属于自欺欺人,他还是屈辱地采用了。他是很现实的,是清醒的政治家,是远离唯心主义的。

萨囊彻辰的排满思想很强烈,他不赞称额林沁投靠满清政府,因而他竟不顾一切后果地离开了他,过上了隐居生活。他还反对他的儿子为满清政府服务,《传说中的萨囊彻辰》就是一个很好的说明。虽说是一个神话故事,但却很生动、很传神,很有说服力。故事道出了他的政治报负,传达了他的爱和恨,还有他的理想。这精美的故事是谁写的呢?我似乎有一种感觉,好像就是萨翁先生撰写的,在表述自己的心情。我以为没有谁能更了解他,更能准确地表达他的内心活动,表述他的复杂心理。这只是推想吧!

萨囊彻辰写作《蒙古源流》的心境很复杂,主导思想可能是悲愤、痛惜,可能是含着眼泪写成的。因为他写《蒙古源流》时己不是成吉思汗胜利进军的凯歌时代,而现在正是亡国后的悲哀时期,没有豪语,只有哀音和微言。透过字里行间似乎还可以看到泪湿纸壁的痕迹,当然也有愤恨,还可以感觉到他的殷殷的期望。萨囊彻辰生前是个失意者,但在身后却留下了一部史学巨著,像一座巍峨的大山,像一颗璀璨的亮星,让人们仰视,给人们留下了永恒的纪念!而他的人格也得到迅速的升华,成了一位品貌兼秀的、高大伟岸的蒙古人!他和他的著作将永放光辉!

萨囊彻辰是亮在鄂尔多斯的巨星,他是鄂尔多斯的骄傲!

 

 

作者,甄达真,鄂尔多斯文化研究学者,资深人士。

 

    出生于1937年,河北邢台人。1955年师范毕业从事教育工作多年,出版《鄂尔多斯解放演义》,翻译《蒙古源流》、《成吉思汗秘史》、出版《成吉思汗传奇》、《情依大松树》、《教子惩巫》等,发表多篇论文“成吉思汗与草原文化”等
现为内蒙作协会员、鄂尔多斯学研究会专家委员会委员
 

 编者注:谢谢朋友的到来和带来的文字!欢迎鄂尔多斯蒙古学学者对上都、上都文化研究和“元上都文化”网的关注!


下一篇:成吉思汗功过

 相关专题:

·专题1信息无

·专题2信息无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相关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评论无
*验 证 码: 2057
*用 户 名: 游客:
*电子邮件:  游客:
*评论内容:(100字以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