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上都历史文化研究会官网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谢谢诸位先生/女士长期以来对上都文化研究的殷切关注和大力支持!"元上都文化"网((元上都历史文化研究会官网)历经十余载三次改版,不知我们的努力是否达到了应有的效果?愿在文化研究和人类文明探讨的道路上永远有你们同行!元上都历史文化研究会2003年成立起,2004创办"元上都文化网"以来,坚守专心元代历史文化研究初衷,锲而不舍,孜孜以求,竭心尽力,探寻上都文化-游牧文明和锡林郭勒文化,希冀于弘扬中华文化史元代文明的篇章。以地域文化和地方学研究成果助推于人类文明的追索,为中华复兴的精神构建奉献绵薄之力。联系我们或评论网站文章 ,留言, 请发至邮箱 : [email protected] com

         栏目导航 网站首页>>史海钩沉>>考证评说
  共有 10769 位读者读过此文   字体颜色:   【字体:放大 正常 缩小】    
【双击鼠标左键自动滚屏】【图片上滚动鼠标滚轮变焦图片】    
 

元朝蒙古族诗人马祖常与元上都

  发表日期:2010年11月1日      作者:齐巴托     【编辑录入:admin

 



             
                                    
马祖常(1279——1338),是元代蒙古族著名诗人,字伯庸,汪古部人,官至礼部尚书,人称马伯庸尚书。高祖锡里吉思,金末为凤翔兵马判官,子孙因以马为姓,世代信奉基督教。马祖常出生于开封,故亦称浚仪(今河南开封)可温(也里可温)氏。马祖常的父亲马润官至漳州路同知,迁家光州(今河南潢川),习儒业,所以马祖常幼时即从理学家张须学习。延佑初,中乡贡,会试第一,廷试第二。授应奉翰林文字,拜监察御史。仁宗时,铁木迭儿为丞相,专权用事,马祖常率同列劾奏其十罪,因而累遭贬黜。自元英宗硕德八剌朝至顺帝朝,历任翰林直学士、礼部尚书、参议中书省事、江南行台中丞、御史中丞、枢密副使等职。
作为元廷高级官吏,马祖常常到元上都,并写有描述上都风光的诗词多首。他咏上都之作,风格独特,引人入胜,极具地方与民族特色
“沙草山低叫白翎,
松林春雨树青青。
土房通火为长炕,
毡屋疏凉启小棂。
六月椒香驼贡乳,
九秋雷隐菌收钉。
谁知重见鳌峰客,
飒飒临风鬓已星。
门外春桥漾绿波,
因寻红药过南坡。
已知积水皆为海,
不信疏星又隔河。
酒市杯陈金错落,
人家冠簇翠盘陀。
薰风到面无蒸署,
去鸟长云奈客何?”
马祖常在鬓发斑白的年纪,身裹素袍,冒着滂沱大雨,来到桓州城下,看到当时滦河、桓州、李陵台的繁华景象,更加感叹自己奔波流离的一生,他写过一篇《车簇簇行》:
“李陵台西车簇簇,
行人夜向滦河宿。
滦河美酒斗十千,
下马饮者不计钱。
青旗遥遥出华表,
满堂醉客俱年少。
侑杯少女歌竹枝,
衣上翠金光陆离。
细肋沙羊成体荐,
共讶高门食三县。
白发从官珥笔行,
毳袍冲雨桓州城。”
诗中描写的似是离上都不远桓州城边酒馆的情况,有美酒,有歌女,有整只“细肋沙羊”供食用。李陵台西边的驿道上车水马龙,行路人傍晚时都来到滦河边消夏。市面上酒店的美酒佳肴非常昂贵,但是骑着高头大马来的富贵客商不计较花钱多少。富家少年在酒馆里喝得烂醉如泥,坐在他们身旁陪酒、唱着竹枝词的歌妓,华丽的衣服上金银闪烁,筵席上有整只柔嫩味美的黄羊,醇香的菜肴令人惊叹不已
马祖常在描述元上都皇宫饮食场景中写道:
“红蓝染裙似榴花,
盘疏叮豆芍药芽;
太官汤羊厌肥腻,
玉瓯初进江南茶。”
他还写有描述上都草原芍药花开时的景致:
“红芍花开端午时,
江南游客苦相疑;
上京不是春光晚,
自是天家日景迟。”
《驾发上京》:
“苍龙对阙夹天闽,
秋驾凌晨出国门。
十万貔貅骑骧褒,
一双固月绣旗幡。  
讲搜猎较黄羊陶,
锡宴恩沾白兽尊。
赫奕汉家人物盛,
码卿有赋在文园。”
此诗写了元朝皇帝到了秋季以后又要从上都出发返回元大都的景况。
马尚书曾祖一辈,已经“从龙”,随忽必烈征南宋,后徙于光州(今河南潢川)居住。从元好问所说马家是“花门贵种”的指称来看,马祖常祖上可能是西域雍古特部(汪古)信奉基督教的世家,但自其四世祖开始,马家又改信伊斯兰教。至于马祖常本人,在汉地长大,成为一名饱学硕儒。元仁宗恢复科举考试,马祖常一举成功,廷试第二名,并累官至御史中丞。对于自己的家世,马祖常并不讳言:昔我七世上,养马洮河西,六世徙天山,日日闻鼓鼙。金室狩河表,我祖先群黎,诗书百年泽,濡翼岂梁鹈。尝观汉建国,再世有日,后来兴唐臣,胤裔多羌氐。《春秋》圣人法,诸侯乱冠笄,夷礼即夷之,毫发各有稽。吾生赖陶化,孔阶力攀跻,敷文佐时运,灿灿应壁奎。而且,他对西北河湟地区一直怀有深刻的情感,常常写诗状绘其情其景:阴山铁骑角弓长,闲日原头射白狼。青海无波春雁下,草生碛里见牛羊。波斯老贾度流沙,夜听驼铃识路赊。采玉河边青石子,收来东国易桑麻。                      (《河湟书事二首》)在《上京翰苑书怀三首》中,马祖常也以充满情感的笔词,回忆北方朔漠的辽阔的原野和壮美的景色:沙草山低叫白翎,松林春雨树青青。土房通火为长炕,毡屋疏凉启小棂。六月椒香驼贡乳,九秋雷隐菌收钉。谁知重见鳌峰客,疯疯临风鬓已星。门外春桥漾绿波,因寻红药过南坡。已知积水皆为海,不信疏星又隔河。酒市杯陈金错落,人家冠簇翠盘陀。薰风到面无蒸暑,去乌长云奈客何?万里云沙碣石西,高楼一望夕阳低。谷量牛马烟霞错,天险山河海岱齐。贡篚银貂金作藉,官窑磁盏玉为泥。未央殿下长生树,还许寻巢彩凤栖。由于行宦多年,马祖常不仅仅钟情于北国风光,对于江南秀美风景他也多有称誉,著有《淮南田歌十首》、《淮南溢歌十首》等田园风物,尤其是他的《绝句十六首》,把旖旎的吴地风光与往来湖海的锦袍商人们尽收诗内:侬家姑苏阊门外,能唱春风白纻词。为君艳歌三五曲,只愁别后苦相思。(其一)南溪荷花涨云锦,北堤杨柳绊晴烟。留连禅客与诗客,漂泊渔船共酒船。(其十一)盈盈小客抱琵琶,歌舞王孙帝子家。弹得开元教坊曲,金钱还只当泥沙。(其十三)翡翠明珠载画船,黄金腰带耳环穿。自言家住波斯国,只种珊瑚不种田。(其十五)奸相铁木迭儿势焰熏天,马祖常以七品监察御史的小官,不畏强权,毅然与同列上书《弹右丞相铁木迭儿》,尽疏其十一件大恶之事,峥峥风骨,可见一斑。为了让奸夫铁木迭儿省心,太后答己把马祖常调入管理宗教事务的“宣政院”任闲职,没过几十天,马祖常便辞归田里。日后,由于政局动荡,元仁宗病死,元英宗新继位,权相铁木迭儿滥杀无辜,马祖常便退居光州,做起了“陶渊明”,对现实的丑恶政治作消极抗争。在此期间,他写了诸如《田间》、《田居二首》等田园诗,又写出《杨花宛转曲》这样的闲情诗:空中游丝已无赖,宛转杨花犹百态。随风扑帐拂香奁,渡水点衣荣锦带。轻薄颠狂风上下,燕子莺儿各新嫁。钗头烬坠玉虫初,盆里丝缫银茧乍。欲落不落春沼平,无根无蒂作浮萍。缬波绣苔总成媚,人间最好是清明。清明艳阳三月天,帝里烟花匝酒船。石桥横直人家好,小海白鱼跳碧藻。榆荚荷钱怨别离,不似杨花宛转飞。杨花飞尽绿阴合,更看明年春雨时。后来,元英宗、拜住君臣求治,马祖常入朝为翰林待制,更张改弦,出了不少好主意。泰定帝即位后,马祖常奉命主修《英宗实录》,并主持过大都乡试,拜礼部尚书。元文宗继位,马祖常一直主持贡举,为国家取士多人,并成为奎章阁文士院的中心人物。马祖常诗歌中,有不少反映民生疾苦之作,现录其一首:天上云片谁剪裁?空中雨丝谁织来?蒺藜秋沙田鼠肥,贫家女妇寒无衣。女妇无衣何足道,征夫戍边更枯槁。朔雪埋山铁甲涩,头发离离短如草。(《古乐府》)马祖常死得很是“时候”,刚刚进入元顺帝时代,马祖常就以二品官的身份退居乡里,拒受朝廷一系列新的任职,专心在家以耕读为事。至元四年(1338年),马祖常病逝,时年六十。正如元人苏天爵所赞,马祖常“正色立朝,百僚震慑。小臣以廉,大臣以公……公于人才,惟只惟慎。荐扬硕学,裁抑后进……以厚伦纪,以安黎元”,观其一生所为,他是真正一位正统儒家思想教育下成长起来的蒙古官员。
马祖常为文法先秦两汉,宏瞻而精核,富丽而新奇,内容多制诏、碑志等类作品。苏天爵编《元文类》时,选马祖常的文章多至21篇。其诗圆密清丽,除应酬之作外,亦见有反映民间疾苦的作品,如《室妇叹》《石田山居》等。
在任期间,马祖常还曾参与修撰《英宗实录》,译《皇图大训》《承华事略》为蒙文,编纂《千秋纪略》等史书,有文集《石田集》。顺帝至元初,辞职归光州。
   
(初稿载于2004年8月《锡林郭勒日报》、2005年5月9日《上都文化研究》,此次大修正。)


 相关专题:

·专题1信息无

·专题2信息无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相关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评论无
*验 证 码: 0768
*用 户 名: 游客:
*电子邮件:  游客:
*评论内容:(100字以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