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上都历史文化研究会官网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谢谢诸位先生/女士长期以来对上都文化研究的殷切关注和大力支持!"元上都文化"网((元上都历史文化研究会官网)历经十余载三次改版,不知我们的努力是否达到了应有的效果?愿在文化研究和人类文明探讨的道路上永远有你们同行!元上都历史文化研究会2003年成立起,2004创办"元上都文化网"以来,坚守专心元代历史文化研究初衷,锲而不舍,孜孜以求,竭心尽力,探寻上都文化-游牧文明和锡林郭勒文化,希冀于弘扬中华文化史元代文明的篇章。以地域文化和地方学研究成果助推于人类文明的追索,为中华复兴的精神构建奉献绵薄之力。联系我们或评论网站文章 ,留言, 请发至邮箱 : [email protected] com

         栏目导航 网站首页>>上都河文学>>小说
  共有 10950 位读者读过此文   字体颜色:   【字体:放大 正常 缩小】    
【双击鼠标左键自动滚屏】【图片上滚动鼠标滚轮变焦图片】    
 

蒙古云杉

  发表日期:2010年10月3日      作者:温茹雅     【编辑录入:admin

 

幽蓝的天幕上,点缀着几颗灿烂的星,月亮的脸偷偷地在改变。
肖竹坐在平滑的玻璃背后,望着星空,呼吸着草原小城特有的气息。花瓶里那几枝蓝色妖姬,仿佛顷刻间有了力量,让肖竹的心感到一阵颤抖。他自言自语地说:是的,记忆已经风干了,可我还是希望回忆的摄像机再一次打开,回望那过去琐琐碎碎的镜头……”
星星依旧闪烁,他的脑海里出现了那片蒙古云杉,绿得耀眼,刺痛了他的心……
   
肖竹生长在美丽辽阔的草原上,蒙汉两种文化的碰撞,把肖竹锻造成了一个豪爽又不失文雅的青年。他没有草原人特有的彪悍,身材颀长,面目清秀,却有着草原般的细腻,也许就是这样一点,为他埋下了伤痛的种子。他平平静静按部就班的过着安稳的校园生活。然而,一切都在高三的暑假改变了。
   
熬过了黑色6月,高三的暑假轻松又无聊。肖竹凭借着身高和清秀的优势,在云杉酒吧打起了暑期工,想体验另一种生活,他想看看校园外的世界是否真的诗般精彩。
   
云杉酒吧在一所名为月笼沙的艺术学院对面,生意还说的过去。酒吧格局很有意思,内部的装修让人感到模糊,楼下是典型的西方风格,方桌、长椅、吧台就像一幅油画让人感到一种异域的风采。楼上结合地区特色保留了蒙古族的装饰特点,版画、挂毯、成吉思汗的挂像,不可思议的是到处都是仿制的云杉树,连茶几和小凳子都是树桩的样子。让肖竹觉得不伦不类,不过蓝色的基调让人感到一种亢奋。
   
月笼沙艺术学院要排一个舞剧,尽管到了放暑假的时候,校园里还是熙熙攘攘。艺术强调的是天赋,女生高挑,男生英俊,无论是装束还是发型,夸张而不失韵味,时尚而不失大方,一看就是搞艺术的,总是让人有眼前一亮的感觉,肖竹感到赏心悦目。趁着擦门口玻璃的功夫,他也要多看上几眼,这些人与他有太多的不同,他心中有几分羡慕。让肖竹感到费解的是,在这样的艺术氛围里,胖胖的女孩就让人感到一种格格不入,这所学院还真有这样的一个人,长得倒是白净,身材很丰满。
   
由于暑假期间,课程比平常安排的有弹性,女孩们闲暇之余总会到对面的云杉酒吧小坐,在那里的震动地板蹦蹦的,跳跳舞。日子久了,肖竹便和他们熟络起来,也能叫得出常客的名字,那个丰满的女孩竟然叫胖胖!真是名如其人。
   
胖胖和蓝欣总是形影不离。胖胖很快乐,大大咧咧的性格,心宽体胖用在他身上再合适不过了。蓝欣瘦的很匀称,眼睛特别有神,颧骨很高,总是带着一种淡淡的忧郁。
   
从见到他们第一面起,肖竹对他们两个成为好朋友感到很好奇,一个长着娃娃脸,一副不知天高地厚的样子;一个属于气质女孩,举手投足都让人感到优雅。俗话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是什么让这样两个性格迥异的人成为好朋友呢?虽然和他们没有太深的交往,肖竹很留意他们,总感到自己会和这两个人发生点什么。
   
渐渐地,他发现胖胖爱穿牛仔装,把身材的缺陷掩盖的很好,配合她到肩膀的头发让人感到俏皮可爱。蓝欣爱穿裙子,样式很多,颜色都是蓝色的,只是或深或浅的蓝,裙子符合她古典美女的气质。胖胖总是喋喋不休地说,蓝欣总是全神贯注于听。胖胖每次都要爆米花和果汁,蓝欣只是要一壶金莲花茶,从来不加冰糖。每次给她冲茶时,她总会看着金莲花被沸水冲起又落下的过程,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每天下午四点半他们会准时来,每次都坐在楼上,蓝欣每次都会抚摸一下仿制云杉树。只要他们一来,肖竹就会早早地守在门口,招呼他们上楼。后来,只要他们在门口一出现,酒吧其他人就会起哄似的有节奏的喊着肖竹的名字。
   
一天,已经过了四点半,肖竹在门口朝着校门口的方向左看右看,仍然没有发现两个人的身影,他不安起来,但她们最终还是没有露面。一天、两天、三天……十天过去了,他们仍然没有出现在云杉酒吧。肖竹开始烦躁,酒吧里的蓝色让他感到难受,这种烦躁的由来,他自己也无法解释清楚。

没有约会的等待,是最令人心焦的。内心的焦灼愈来愈烈,他终于按捺不住心中的期待,向领班请了假,风风火火闯进了对面的月笼沙艺术学院。

费了一番周折,他打听到他们在排练舞剧《幽幽云杉林》。在排练大厅的门口,他徘徊了一阵,最后还是悄悄溜了进去。发现学生们正在表演,负责排练的指导老师在一旁喊着什么。听见门响,指导老师只是面无表情地看了他一眼,并没有阻拦他。也许现在她心中只有彩排的事情,根本无暇顾及这个不速之客。他便站在舞台下面观看。 

舞台的背景宁静美丽,蒙古云杉健美的树姿被展现的一览无余。像彩云,像绿洲,像密集宝塔一样的云杉林,巧妙地与河水、草地结合在一起,让肖竹仿佛置身于一片神奇的原始林中。
   
女孩们身穿白色长裙,裙子上有像树皮一样的花纹,佩着用绿色树叶扎成的头饰,倒真有几份树的模样。他们婀娜的身段伴着音乐中呼呼的风声翩翩起舞。看着这些,肖竹感到好奇,云杉林里会有怎样的故事发生呢?
   
肖竹怔怔地站在那儿,努力搜寻着胖胖和蓝欣的身影。这时,那位指导老师喊了一声:好!接上去!肖竹循声望去,从幕后闪出一男一女两个人的身影,女子一身蓝色的装束,男子穿着蒙古族特色服装抱着马头琴,两人一左一右出场。蓝色,幽静而深远,伴着女子纤细的腰肢和轻盈的脚步,带来强烈的视觉冲击,让人找不到一点瑕疵。直觉告诉肖竹,蓝衣女子是蓝欣。
   
音乐声慢慢响起,如沉寂的草原上吹来徐徐的清风,和着优美的旋律,女子抬起头来,耸动着肩膀,笑意盈盈,向男子靠近,男子随之拥住女子,接着女子羞涩地走开,做了一个旋转动作。男子一个虎跳。几个动作之后,他们一同坐在草地上,男子弹起了马头琴,女子聆听着这来自男子心底的声音。琴声悠扬而醇厚,属于草原的气息迎面而来,柔柔的情感在琴声中流淌。
   
饰做云杉的女孩们迅速展开,不再是一排一排的,而是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聚在一起后,一位跪在地上,手伸展开来,上面一位踩着她的肩膀,两手合一,低头默默祈祷,另一位依偎在他们的身旁,向远处望着。十几个这样的造型分别在女子、男子的周围,他们头上的绿色分外惹眼,远远望去,分明是高低各异的云杉。不!是一片葱郁的云杉林!
   
突然,一只狼闯入了这块原本宁静的草地。在林子中转了几圈之后,扑向了躺在男子怀中的女子,男子倏地扔下了马头琴,马头琴的声音戛然而止。男子用身体护住了她……
   
音乐霎时变得激烈,蒙古长调悲怆苍凉。狼与男子开始搏斗,最终男子筋疲力尽,倒在了草地上。女子冲上前去,声声呼唤,男子翕动的嘴唇张了张,用手指了指云杉林,再也没有醒来。此时,音乐节拍放慢了,哀婉的音乐久久回荡,白衣女孩们手中捧着蓝色的哈达静默着。
   
好,今天就到这里,大家回去再找找感觉。指导老师说。肖竹依然没有回过神儿来,还沉浸在刚才的故事情节中。他被简单的表达,永恒的爱情深深打动了。茫茫草原中上,一片静谧的云杉林里,一个蓝衣女子呵护着属于她的那片净土,等待着他的归来。他们的灵魂还活在一起。
   
咦?这不是云杉酒吧的吗?不会是来偷师的吧!个头还好,条件不错,那就先拜我为师吧,我好好教教你。胖胖说。哦,我来看看你们排练,你们挺长时间没去了,今天我请客怎么样?胖胖朝他一努嘴,噢?醉翁之意不在酒吧?说着,眼睛瞅着蓝欣。蓝欣瞪了胖胖一眼,说:是啊,很长时间没喝金莲花茶了。”“是啊,我也想吃爆米花了,胖胖应着。欢迎啊,我保证服务周到。肖竹连忙说。
   
在从排练厅到酒吧这截路上,他们三个聊起天来,话题中当然少不了《幽幽云杉林》,肖竹有一肚子疑问。
   
这个故事是真的吗?但愿只是艺术创作而已。肖竹说。胖胖看看蓝欣:你告诉他吗?蓝欣沉默了一会儿,眼神有些黯淡。
    
确有其事,只不过是在舞台上无法表达的更准确些。无论怎样,只要和大自然和谐相处,大自然总会知恩图报。如果没有这片云杉固住沙丘,美丽的草原也许早就消失了,人们的家园也早就被漫漫黄沙掩埋了。曾经,有一个叫巴特尔的人居住在白音敖包云杉林附近,有一次在树林里采蘑菇,遭遇了狼的袭击,他的妻子抱着几个月大的孩子找到他时,他已经奄奄一息。临终的时候他没有说什么,只是把手指向了身后的云杉林。他的妻子明白了他的意思,后来一直守护着树林,这片树林有着特殊的内涵。

传说在几百年前,林带中有一座山峰——白音敖包山,人们在山脚下建造寺庙时,来了一个大喇嘛,素食果腹,单衣蔽体,即使数九寒天,也不着靴帽,人们虔诚信奉,称其为活佛。一天听说他要走了,牧民们纷纷前来献赠衣物,他一概不收,飘然向西北方向走去,后来传说云杉也跟着他往西移动,人们连夜打了一条很粗的铁链,锁住了其中最大的树王,才保住了这片云杉林,从此人们就称云杉为神树。谁也不敢动其一枝一叶,不敢入林放牧牲畜,连官府也不敢入林砍伐,即使修建庙宇也不动这里的木材,还派专人守护,一代一代传了下来。

对于云杉,居住在这里的人很敬畏,他们视这里为圣地。他们觉得这片林子的存在是对白音敖包圣地的衬托,提升了白音敖包的灵气。直到现在,巴特尔的妻子还在虔诚的守护着,她要守护‘神树’,守护丈夫的灵魂。蓝欣缓缓地说。

肖竹全神贯注地听着,一直走到云杉酒吧。他们三人到了楼上,看着仿制的云杉树,肖竹知道了它们的深意,不再视为可有可无的摆设。坐下后,他们还在一直说着话,这样的谈话增进了他们之间的友谊。尤其是肖竹和蓝欣,对云杉林中故事的理解竟然出奇的统一,都认为巴特尔妻子的守护是一种高尚的行为。对于这一点,蓝欣感到意外,一般人都不会为这样带着神奇色彩的故事动容,看过也就看过了,没有什么感觉。

后来,舞剧在学院内公演,获得了老师的一致好评,还给表演出色的蓝欣颁发了特别奖。这也是她的毕业演出,肖竹别出心裁地给蓝欣送了一束蓝玫瑰,蓝玫瑰是那个夏天最美的诺言。

转眼到了8月,肖竹的暑期生活即将结束,他要去上大学了。他没有告诉蓝欣,填报志愿时,他报了一所大学的历史专业,他准备以后专门研究蒙古族历史与文化,深入了解这个民族的精神内核。蓝欣要毕业了,她要回到自己的家乡。

再见面时,依然在云杉酒吧。肖竹与蓝欣相视无言。蓝欣知道这一别也许永远不能再见面,母亲年龄大了,需要人照顾,她要与母亲一起守护云杉林。肖竹惊呆了,他没想到她竟然是……

回忆相识以来的点点滴滴,肖竹把它们还原拼凑,他才发现这一切都不是偶然。肖竹思来想去,向父母说出了想到白音敖包山守护云杉林的事情,父母强烈反对,认为他中邪了,不好好的上大学,竟然要跑到荒山野岭去守什么树林子,简直是不可思议。肖竹被父母严严实实的看管起来,不让他踏出家门半步。

蓝欣也不认同肖竹的想法,她说:“我很理解你的父母,他们应该反对。守护云杉林是我自己的事情,你就当作那是对我父亲另一种方式的缅怀,是一种心灵的慰藉。” 蓝欣走了,留在肖竹记忆里的只有一片蓝色……

回忆的镜头锁在了此刻,肖竹拨弄着蓝玫瑰的花瓣,依然出神的望着星空,他知道在一群星星之间,隐藏着蓝欣的脸庞,那是犹如昙花一现的幻影,犹如纯洁之美的精灵。



编者:这是年轻的女作家的处女作,已发在锡盟的文学专刊《锡林郭勒》。作者以清新明快的笔调记述了一对青年男女的情怀和爱恋。清纯,优雅,动人。


 

 


上一篇:困 惑

 相关专题:

·专题1信息无

·专题2信息无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相关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评论无
*验 证 码: 7927
*用 户 名: 游客:
*电子邮件:  游客:
*评论内容:(100字以内)